欧元 或仍为第一梯队货币

来源: 《中国外汇》2018年第2期 作者:张瑜 齐雯 编辑:张美思

2017年,欧元涨幅超过10%,成为汇市的明星币种。展望2018年,如果将全球主要货币的表现分为几个等级,欧元仍有望成为表现最优的“第一梯队”货币。
第一,欧洲政局趋于稳定,对欧元影响弱化。
从政治因素看,“分裂”和“一体化”是对欧元走势影响较大的两股力量:当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力量占优时,欧元会走高;当分裂的力量占优时,欧元就会出现贬值。随着2017年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德、法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联盟得以巩固,为欧洲一体化的推进和改革提供了较好的政治环境。虽然2018年欧洲政局依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有所下降,对欧元的影响也将逐渐弱化。
第二,欧洲经济持续复苏支撑欧元上涨。
当前,欧洲正处于全面而稳固的复苏周期。在家庭消费支出和投资支出的双轮拉动下,经济复苏有望持续。从复苏的广度看,欧洲国家GDP增速均有所回升,欧洲十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差异也下降至历史新低;从复苏的深度看,欧元区失业率处于金融危机以来的低位,债务和政府赤字水平持续下降, 银行对实体经济融资体系逐渐恢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2017年年初欧元信贷增速创2008年以来的新高。从扰动因素看,政治风险对经济的扰动有所下降;从驱动因素看,本轮复苏主要由家庭消费支出、投资活动(知识产权研发和交通工具等设备的购买等)和政策推动。其中,家庭部门消费支出和投资支出约占欧元区GDP的80%。在此双支柱的拉动下,欧洲复苏有望继续持续。当前,欧洲家庭部门开始加杠杆并扩大消费支出(2017年三季度,居民消费支出对GDP同比拉动1.06个百分点,恢复至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投资支出并没有同步增加(2017年三季度,投资支出对GDP同比拉动为0.86个百分点,低于金融危机前的平均水平)。不过,欧元区经济的强劲复苏和企业盈利的改善,或推高企业的投资热情,提升Sentix信心指数,使得2018年投资支出有望加快上升。
第三,欧央行货币政策的逐步收紧将为欧元上涨提供动力。
美联储政策收紧、欧洲经济持续改善,都为欧央行逐步退出量宽政策提供了合适的窗口期。欧洲央行在2017年10月底宣布从2018年1月起将月度量化宽松规模从600亿欧元降至300亿欧元,并持续九个月。货币政策的鹰派迹象或为欧元提供上涨动力。
第四,从发达国家货币体系内的相对表现看,美元不再“美”、日元依旧疲弱,也为欧元走强提供了较为有利的外围环境。
欧元占美元指数篮子的比重高达56%,可以说二者基本面的相对变化对二者的影响都十分重大。首先,从货币政策作用的相对性看,欧元优于美元。2018年,美联储紧缩或已经进入下半程,缩表落地也未必对金融市场产生过大影响,货币紧缩的马力会减弱;而欧央行则刚开启紧缩马达,如果经济基本面进展顺利,还会有QE退出,甚至加息等后续政策推力。其次,从经济表现的相对性看,欧元也优于美元。从美国情况看,一方面,特朗普税改层层缩水后艰难落地,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是短期看多、中期看空、长期中性;另一方面,美国的消费与资本支出等受加息的滞后抑制,开始出现疲软迹象。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则仍处于上半程。日元是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中唯一一个仍在量化宽松政策环境内的币种,即便在2018年迫于国际环境的压力可能进行转向,但在没有国内经济基本面支撑的情况下,仍难以追赶欧元与美元。
综上所述,预计在欧洲政治局势趋于稳定、经济持续复苏、欧央行缩减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元与日元都相对疲弱的背景下,2018年欧元仍将保持向上的趋势。
与之同属“第一梯队”的还有加元和英镑,受经济复苏稳定、通胀回升较快、货币趋紧的支撑,这些货币仍有进一步上行的空间。“第二梯队”的货币是以人民币为首的新兴市场货币,在全球经济温和复苏、贸易回暖、美元不强的带动下,会有小幅升值的空间;“第三梯队”的货币则为美元与日元。不过,由于欧元在2017年的快速上涨透支了部分上涨空间,其在2018年将难以重现2017年的涨幅。


作者张瑜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民生证券宏观固收研究主管
作者齐雯系民生证券宏观分析师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