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融资:满怀憧憬

来源: 《中国外汇》2018年第2期 作者:仲昕 编辑:韩英彤
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将带动贸易增长,贸易机会依然存在。贸易的稳定发展,会带来贸易融资机会。

2017年,受益于全球政治基本稳定、经济恢复增长,中国的对外贸易也稳定增长。前三季度,中国进出口总值达20.29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6.6%。国内贸易没有准确数字,但根据国内GDP预计2017年增长6.8%进行推测,也应是正增长。而鉴于贸易融资在贸易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2017年中国的贸易融资亦当稳中有进。

2017贸易融资:稳中有进
一是监管严。这个严,既是严格又是严肃。首先是总体上采取宏观审慎监管,与国际接轨;其次是坚持汇率稳定,控流出、促流入;再就是引导资金服务实体经济,去杠杆、控同业,对虚假贸易、违规套利严肃监管、严格处罚。
二是合规成本高、压力大。贸易融资的流程复杂、牵扯的交易环节多、交易方多、国别多,还涉及制裁、国际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而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人员、系统的配备、完善需要时间,成本逐渐增加,合规压力凸显。
三是贸易融资的发展受到一定限制。有的银行将业务重点转到跨境并购或者投行业务,抓大放小,逐渐收缩了复杂、交易频繁的贸易融资授信,影响了贸易融资的发展。
四是供应链及其融资受到国家重视。2017年推出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此前的2016年,国际商会出版了《供应链融资技术标准定义》,标准化国际间的融资术语及流程,为银行参与供应链融资提供了机会。
五是监管层面鼓励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且细化并扩大了应收账款的范围。2017年颁布的中国人民银行修订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7〕第3号),增加了商业银行参与贸易融资的机会。

2018贸易融资:挑战与机遇并存
挑战一,2018年世界政治安全形势依旧复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7%。这一增速不仅高于2008—2017年年均3.3%的水平,也高于1980—2017年年均3.4%的水平。其中,新兴经济体增长4.9%,发达国家增长2.0%。虽然全球经济总体向好,但局部国家风险、政治风险依然存在,贸易融资面临的挑战不容忽视。
挑战二,全球监管进一步趋严。新的一年,贸易融资领域的制裁问题、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不会放松,贸易融资所面临的合规风险依然很大,随时都可能遭受财务与声誉损失。
挑战三,国内的监管将维持严格与严肃。除了外汇领域的监管政策外,银监会关于《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新引入三个量化指标:一是净稳定资金比例(“可用的稳定资金/所需的稳定资金”,适用于资产规模在2000亿元〔含〕以上的商业银行),二是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优质流动性资产/短期现金净流出”,适用于资产规模在2000亿元以下的商业银行),三是流动性匹配率(加权资金来源/加权资金运用)。三个指标的监管要求均不低于100%,并于2018年3月1日起执行。其对商业银行资产流动性的要求,将对国内目前具有长期化倾向的贸易融资构成挑战。此外,2018年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同业客户风险暴露提出了不得超过一级资本25%的要求,则会对同业贸易融资形成一定影响。
当然,贸易融资在应对挑战的同时,也迎来了发展的机遇期。
机遇一,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将带动贸易增长。虽然美国减税政策会影响美元的全球供应,但尚不足以扭转全球贸易格局,贸易依然会稳定发展,并带来贸易融资机会。
机遇二,政策利好将逐渐发挥效应。央行发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管理办法》(修订)对于应收账款的界定,会为2018年的贸易融资创造新的机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则把供应链融资作为一个专业项目来推行。在其引导下,通过分类安排、逐步实施、妥善把控风险,将为贸易融资带来新的增长。
机遇三,跨境人民币贸易融资将出现新的机会。2018年1月5日,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业务政策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通知》,允许企业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结算;同时,支持银行以服务实体经济、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为导向,按照现有人民币跨境业务政策创新金融产品,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满足市场主体真实、合规的人民币跨境业务需求。在上述政策的支持下,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使用会越来越广泛,进而会推动人民币跨境贸易融资需求的持续增加。
机遇四,进一步拓展了国内信用证的使用范围。2017年12月29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关于明确国内信用证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融资租赁业务、代理进口业务适用于国内信用证进行支付。由于信用证不仅具有支付功能,而且具有融资功能,因而这一通知会给商业银行的贸易融资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机遇五,追求质量将作为2018年增长的总基调。商业银行可以利用这一良好机会,对客户进行分类,拓展新客户、挖掘老客户;同时,重新审视已有的贸易融资产品与方案,梳理、简化业务流程,优化业务机构,细化、完善法律合同,建设专业的贸易融资专家销售团队,打造强有力的支持后台,加强加快系统改造与提升,进一步强化内功,提升贸易融资的销售与服务能力。

对贸易融资发展的期待
期待一,科技能继续在贸易融资领域发挥作用。区块链链技术是重点突破方向之一,但对于区块链驱动的贸易融资中可能会出现的非法活动和避税、智能合同的法律管辖、区块链之间的抵销、欺诈者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诈骗以及黑客等问题,需要进行认真研究并加以合理解决。
期待二,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对此,西方国家的建议是引入供应链融资。如荷兰(BETAALME.NU [PAY ME NOW])、美国(SUPPLIER PAY)以及英国(SCF SCHEME)等国家,已经通过鼓励供应链融资方案主动加强中小企业融资。其中荷兰的(BETAALME.NU〔PAY ME NOW〕)计划,就是个非营利计划,其与大型公司的保证(pledge)一起,确保荷兰的中小企业能按照早付条款,以诱人的融资利率收到款项。国内的最新政策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希望能在此基础上借鉴国外的经验,将一些大型企业引入到供应链融资计划中,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期待三,多措并举,促进贸易融资。监管当局能否从促进贸易融资的发展出发,允许银行发行贸易融资债券,由政府机构购买,用筹集的资金支持贸易融资;或者监管当局在对商业银行贸易融资的资本监管上有所倾斜。种种设想同样值得期待。
期待四,把自贸港建设成为自贸区的真正升级版。目前正处于讨论阶段的上海自贸港,应能在负面清单、海关、贸易规则、融资、法律、税收等方面取得进一步突破,促进人民币跨境业务更健康地发展、促进更好地对外开放,从而为人民币贸易融资提供新的活力,为国内其他自贸区提供样板。这也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期待五,为贸易融资提供法律法规保障。在法律方面,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出台了《独立保函司法解释》,促进了中国的贸易发展;在法规方面,2016年人民银行和银监会颁布的《国内证管理办法》,也在2017年显示了良好的效应,促进了国内证及贸易融资的使用。期待2018年有更好的适应新时代市场经济规律的法律法规出台,以推动中国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为贸易及贸易融资的发展,提供法律法规方面的支持与保障。

作者系大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交易银行部高级副总裁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