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发布命令叫停Canyon Bridge收购Lattice

来源: 《中国外汇》2018年第2期 作者:郝勇

案例:2017年9月13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布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有中国资金来源的财团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 Inc.(英译为“峡谷桥资本公司”)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Lattice Semiconductor(英译为“莱迪思半导体” )。在莱迪思半导体这项交易中,作为潜在买家的峡谷桥资本公司拥有中国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背景。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样的行政决定是非常罕见的,这是过去27年里美国总统第四次否决类似交易。在特朗普签发命令阻止这项交易之前,莱迪思半导体曾在一份监管文件中表示,各方未能消除美国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对这项交易的国家安全顾虑,CFIUS建议拒绝批准该交易,双方申诉至美国总统特朗普。

点评人:郝勇/君合律师事务所纽约分所合伙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叫停峡谷桥资本公司收购莱迪思半导体,反映出当前CFIUS审查的两大动向。一是“实质重于形式”的审查理念,即无论交易结构设计得如何眼花缭乱,CFIUS都会对其进行层层“穿透”审查,并最终定位到收购方真实的身份背景。在峡谷桥资本公司收购莱迪思半导体一案中,买卖双方设计了一套复杂的交易结构:在美国本土注册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由两名美国公民担任基金的普通合伙人,由中国投资者担任基金的有限合伙人。CFIUS认为:虽然从交易结构的表面看,中国投资者仅仅是“消极”的财务投资者,但实质仍对该基金拥有控制权;基于中国投资者的政府背景以及收购标的的敏感程度,该项交易存在无法弥补的国家安全隐患。二是对中国投资者收购美国关键科技企业的关注。当交易涉及半导体、数据安全以及网络安全等行业时,往往会引发美国方面对国家安全的较多顾虑,而如果交易同时还涉及中国投资者,特别是美国所认为的具有中国政府背景的投资者时,这种顾虑尤甚,审查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展望新一年的CFIUS审查,上述动向仍将持续,甚至不排除进一步升级的可能。对于有意赴美收购的中国企业而言,需要正视CFIUS审查趋严带来的挑战,这些挑战主要包括:(1)如何把握CFIUS的审查标准。目前,无论对于交易标的、交易金额、收购方身份还是交易结构,CFIUS均未给出一套详细、具体的判定标准,而是由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自由裁量。因此,即便是前后两笔相似的交易,也可能迎来截然不同的审查结果。在峡谷桥资本公司收购莱迪思半导体一案中,CFIUS认为,中国投资者对基金具有实际控制权,但并未公布一套普遍适用的、据以判定“控制”程度的标准,这无疑增加了未来买卖双方参考审批先例来设计交易结构的难度。(2)如何控制CFIUS审批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随着CFIUS在涉及中国投资者的交易上日益收紧审查尺度,审查范围的界限变得更加模糊,中国企业需要在交易文件中合理分配CFIUS审批风险,避免卖方将获取CFIUS审批的责任全部推给买方,以及要求买方就审批未通过支付高额代价。
针对上述挑战,建议企业可从收购计划的制定、与CFIUS的预沟通以及交易文件的拟定三个方面做好准备。
首先,制定合理的收购计划。CFIUS在审查中关注的要素包括收购标的、收购方的身份、交易结构以及缓解协议等。其中,收购标的是最为重要的一项因素。从2017年被叫停的若干半导体收购案来看,未来针对半导体行业或者其他核心技术的大规模收购,都将具有较大难度。企业在制定收购计划时,需审慎评估收购标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影响,研究CFIUS的最新审批动向,避免收购标的触碰CFIUS审查的“红线”;在此基础上,再对交易结构进行相应的定制化设计,而不能“本末倒置”。
其次,在正式提交申报材料前,企业应尽可能与CFIUS进行预沟通。CFIUS鼓励交易方尽早地通过非正式的方式与其进行沟通。企业应充分把握这一机会,与CFIUS进行积极的沟通,向其强调交易不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并能够给美国带来相应的利益。此外,预沟通还能够避免交易在正式申报至CFIUS之前就被广泛地公开披露,从而给CFIUS造成压力,阻碍交易的顺利进行。
最后,企业应在交易文件中合理分配CFIUS审批风险。一方面企业应将通过CFIUS审批作为交割的前提条件之一,并尽可能约定如果交易未获得CFIUS审查批准,中方可无损失地终止交易;另一方面,企业应在交易文件中明确约定,由买卖双方共同努力来促使交易获得CFIUS的批准,并且按照一定的比例共同承担推进审批过程中所产生的相关费用。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