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现金管理 谨防明斯基时刻

来源: 《中国外汇》2018年第2期 作者:王亚亚
所谓流动性管理,就是要实现公司现金流能以一定节奏、数量持续流入公司,并与业务运营需求相匹配。资金流过猛、过少或者断流,都会导致财务问题。

当前,企业降杠杆、防风险面临重重压力。对此,协鑫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慧能源”)资金总监孙健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表示,很多企业到了明斯基时刻,降低杠杆、修炼内功已成为企业当前的必修课,除了进一步优化企业融资策略、做好外债资金汇率风险敞口管理之外,企业应多维度编制公司的资金计划,严格规范流程,加强资金流动性管理,防患于未然。

《中国外汇》:您如何看待与理解“降低企业杠杆、防范债务风险”这个监管话题?
孙健:
当前,很多企业到了明斯基时刻(指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所描述的时刻,即资产价值崩溃时刻。其内涵主要是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经济好的时候,企业倾向于承担更多的风险,且随着经济向好时间的不断推移,企业所承受的风险会不断累积;一旦大环境变化,这些风险就会逐渐积累并爆发。也就是我们说的企业航行时,资金面宽松水位高,不会碰到下面暗藏的礁石;但这并不代表企业航行技术高,重要的是在水位下降后,也能避免触礁的风险。当前,经济调速换挡,水位下降是必然趋势。但很多企业的内部调整并未及时跟上,依旧采用原先的模式经营——以资本扩张推动企业发展,一缺资金就加杠杆。这在经济下行时,很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所以,在当前“黑天鹅”事件不断发生的背景下,对高杠杆的“灰犀牛”必须引起足够重视。降低杠杆率是当前企业的必修课,且磨刀不误砍柴工。

《中国外汇》:近年来,智慧能源是如何结合公司主业发展需要,进行境内外债务融资安排的?其中的投资、融资管理工作又具有哪些特点?
孙健:
理论上,长期资产较大、流动资产较小属于激进型的投资策略,与之相反则属于保守型投资策略;长期负债占比较大、短期负债占比较小属于保守型融资策略,与之相反则属于激进型融资策略。在实际中,我们很难孤立地衡量企业投融资模式的好坏。要判断一家企业采用何种模式合适,关键是要判断企业的投资经营特点以及行业特征,进而判断企业的投、融资策略是否与之匹配。
智慧能源的业务范围涵盖清洁能源发电、火电、水电等热电联产业务,业务投资具有初始投资金额大、投资回报期长、后期现金流稳定、资产变现慢等特点。从投资模型分析,智慧能源的投资模式属于激进型投资模式,即长期资产占比较大、流动性资产占比较小;而与激进型投资模式相匹配的,是保守型的融资模式,即长期负债占比高,短期负债占比较低,避免“短债长用”的情况。在上述既定的投资模式下,智慧能源对融资策略进行了相应调整:一是调整公司的资本结构,合理布局股权债权比重,股权投资优先,债权投资次之;二是如果股权投资无法解决问题,则努力调整公司的负债结构,扩大中长期负债占比,扩大直接融资,以充分降低财务费用、降低财务风险。

《中国外汇》:针对近两年境内外金融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在债务融资管理上做了哪些策略上的调整?
孙健:
首先,进一步优化了公司的债务结构。我们要求公司的中长期负债应占公司债务融资的70%,不以短贷为主;同时,提升公司直接融资(如发行债券)的比例,要求直接融资比例至少要达到40%,以减少对银行借款的依赖,降低融资成本。通过这几个硬性指标的约束,进一步提升了公司的风险抵御能力。
其次,加强融资渠道的拓展。一方面从前期大部分集中在境内融资的模式更改为境内外“双管齐下”的融资方式;另一方面,进一步拓深境内融资模式,加大企业直接融资,如直接发行债券、搭建产业基金等,以降低间接融资占比。
最后,“打铁还需自身硬”,要进一步强化公司的资金管理,尤其是对运营资金的管理,如对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库存等方面加强管理,扩大“内源融资”的渠道与力度,以此保障企业经营性现金流的质量。

《中国外汇》:为了切实做好企业债务风险防范管理,您有哪些债务管理理念与有效的债务管理工具应用心得可以分享?
孙健:
我们会根据眼前的经营情况以及未来的经营战略,结合企业未来的投、融资策略,对未来三到五年进行一个综合预测。对模型中的数据,重点关注几个指标,如资产负债率(不得超过70%)、总债务/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一般控制在4以下)、利息保障倍数、总债务/权益等等。通过这些指标的约束,警示风险、提升公司的债务偿还能力;同时,定期、不定期地根据企业的经营战略调整更新,不断监控上述指标的变动,以及时推出应对策略。

《中国外汇》:针对企业的外债风险管理,您有哪些管理心得?目前,智慧能源的外债风险主要是由哪几部分构成?公司又是从哪几个方面入手锁定/对冲风险的?
孙健:
为落实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智慧能源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了相关的投资布局,目前,公司境外投资、境内投资比例约为2:8,相应的外债占公司债务比重约为20%。目前的外债主要是境外发债、银团贷款以及双边贷款,其风险也主要是来自于汇率风险和利率风险。在外债风险的管理上,公司注重从源头控制汇率风险,凡境外投、融资涉及到的合同、外债,均选择美元作为计价货币,不选择汇率风险较大的小币种作为结算货币。在管理美元外债方面,公司从实际避险需求出发,测算出自身能够承担的综合成本,主动购买相关套保产品,以提前锁定汇率风险。当前,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双边波动趋势加强,对此,公司一般采用三分法来控制风险,即先锁定2/3的敞口风险,再根据后期走势择机锁定1/3。鉴于2018年对美元加息频度加强的预期强烈,利率风险也是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智慧能源对美元债务的利率风险采取的是直接锁定的方式。
外债风险管理的目标在于减轻和规避风险,减少公司的综合融资成本,而不是利用风险获利。我们对于境外的债务,一是尽量用境外资产来匹配,自然对冲风险;二是在公司可接受的综合成本之内,及时锁定风险,保证公司的综合成本在预期可控的范围内。

《中国外汇》:企业债务风险管理的另一面就是要做好企业的资金管理工作。您觉得2018年企业资金管理工作的重点是什么?智慧能源是从哪几个纬度着手做好新一年资金管理工作的?
孙健:
企业的资金管理可以从三个维度出发: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2018年,我们资金管理工作的重点是对流动性管理。所谓流动性管理,就是要实现公司的现金流能以一定节奏、数量持续流入公司,并与业务运营需求相匹配。资金流过猛、过少或者断流,都会导致财务问题。流动性管理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编制资金计划。资金计划与财务预算不同,需要从多个维度出发进行编制。
从时间维度看,企业的资金计划有长期、中期、短期之分。长期资金计划时间跨度为1—3年或3—5年,我们会根据公司现在的投资计划、既有项目的盈利能力,对公司未来三年或者五年的资金收支进行安排,对公司在这一时间跨度中的资产负债率、偿债能力、财务风险进行预测,帮助公司决策层把握企业的宏观运营趋势。中期资金计划,是对公司资金进行年度细化安排,一般以一年为期。智慧能源对2018年的资金计划安排,就是细分到12个月,根据公司这一年的投资计划、资金到账情况,落实每个月的资金缺口、资金盈余情况;同时,安排好公司的全年投资计划、融资安排。如果这一年投资需求比较多而自有资金、筹资能力有限,就需要重新调整投资计划,根据投资规模、项目投资回报率来确认投资的优先顺序。再根据重新调整的投资计划进一步编制年度资金计划,平衡资金。这也是制定中期资金计划的价值所在。短期资金计划一般以3个月为限,滚动式制定公司资金在执行层面的安排,如资金何时支付、支付规模、盈余多少、理财安排等等。这是对公司资金更精细化的管理。目前,智慧能源3个月短期的资金计划安排已经能够实现正负5%的误差,资金管理工作的精细度还是比较深入的。
在组织维度方面,智慧能源是以单个项目主体法人公司作为资金计划的编制单位,层层向上进行汇总。公司早已建立了资金集中管理模式,实施集团主账户与子账户联动的零余额账户管理模式,集中资金,统一调剂资金余缺。
编制资金计划流程并不难,重要的是资金管理工作人员要能够全身心投入进去,不断了解业务,定期、不定期进行复盘,以提升资金计划在实践操作中的前瞻价值。资金计划不是编制完了就结束,更重要的是要将资金活动的执行数据与计划数据进行复盘,寻找资金计划编制过程中出现偏差的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复盘,公司的资金计划编制就会越来越精准。
资金管理水平的高低,是公司财务管理在最高层级的终极体现。如果将一家公司比作一支球队,将资金部门视作守门员,若总是出现险情,导致守门员疲于应付,那么这支球队整体上,包括前锋、中场、后卫都是有相应问题的。所以我们建议资金部应该跳出守门员的角色定位,深入到一线业务中去,更多地扮演球队队长的身份,参与业务前端、中端、后端的流程管理。这样做,出现突发性财务事件的风险就会大为降低。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