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比特币

来源: 《中国外汇》2017年第23期 作者:魏伟

 


回顾:2017年是比特币大起大落的一年。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比特币年初价格为964美元,6月12日冲顶3012美元后有所回落,此后又一路走高。9月初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定性ICO为非法融资后,以比特币为首的代币价格全线下跌;11月初,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宣布拟上线比特币期货后,比特币价格又迎来一波暴涨行情,价格突破10000美元大关。


点评人:魏伟  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比特币价格的大幅增长,吸引了无数投机者前赴后继;央行紧急叫停比特币,又让数万人被套牢:潮水涨起又落下。国内政策的严厉打压一方面有力遏制了代币融资愈演愈烈的趋势;另一方面,也迫使各个交易平台将更多的交易推向海外:流动性此消彼长,价格下跌后又迅速修复。总体而言,比特币仍呈蔓延之势,国内监管打压对比特币整体价格的影响力度有限。

在国内,对虚拟货币已进入全面严监管时期;而回望全球,虽然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比特币纳入监管范围之内,但监管的态度有很大差异。总体来看,日本、新加坡、英国、澳大利亚对比特币较为友好;美国的情况比较复杂,各个州的态度不一;俄罗斯、泰国的态度则从严令禁止转向逐步放松;韩国同中国一样,正在加强对通过数字货币进行洗钱、非法融资的调查,可以说是最严苛的。

围绕比特币争议最多的问题是“比特币是否能成为真正的货币”。考虑到发行机制和特性,不留情面地说,比特币更像是具有投机性的可交易的电子游戏装备,绝无成为货币可能。首先,货币本质上仍具有“人类社会最高信用本位载体”的特征,央行对货币发行权的垄断正是漫长的信用竞争的结果,技术开发者倡导的去中心化并不天然地比政府高尚。在可预见的未来,比特币分布式账本发行结构挑战了央行的发钞权,同时也因没有信用背书而缺乏稳固的价值基础。其次,货币要能够跟经济增长、物价统一起来并能作为政策手段进行宏观调控,而比特币却在很大程度上脱离经济活动,也无法实现流动性的补充和撤回。最后,比特币的匿名性容易使其成为暗网世界的交易媒介、洗钱和黑市交易的温床。基于以上原因,比特币无法成为全球数字货币的基础。

那么,比特币能够被“驯服”成为类似于股票债券的具有稳定波动的投资工具吗?答案是,起码目前不看好其投资前景。市场情绪之所以高涨,更多是出于投机,而非其具有投资价值。比特币供应总量的严格控制,意味着其供给的有限性和货币需求无限性之间的对应关系,给出了价格长期上涨的预期。全球比特币可供开采的总量为2100万个,如果人类经济活动的10%以比特币作为交换媒介,以2016年全球GDP总量75.544万亿美元为基准,每个比特币的价格应为357143美元;而从价格围绕内在价值长期波动并最终回落到价值的理论角度看,长期而言,比特币的价格还会继续上行。进一步来看,作为全球储备资产的黄金每盎司仅约为1200—1300美元,与比特币的价格如此悬殊,未免有些荒唐。此外,比特币还存在遭受技术攻击而崩塌的风险。因此,比特币要想获得全球的价值认同较为困难,目前的市场价格高走,也更多是出于投机和追涨进场:对比特币的投资行为多为短线交易,而非基于对比特币长期价值增长的看好。

总体而言,2017年是比特币爆发的一年,也是监管当局快刀斩乱麻的一年。严厉的政策手段也从侧面说明,比特币的风险已经累积到非取缔将无法控制的程度。比特币最实质的关注点就是不断涨价,ICO热潮是贪婪的赌徒和盲目的技术人员共同制造的一场投机盛宴。比特币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尽管披着华丽的技术外衣。当然,比特币也给我们诸多启示,比如区块链的应用就值得探索;但更重要的是它告诉我们,随着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未来的技术监管会变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