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实践

来源: 《中国外汇》金融&贸易2016年第1期
随着证券化市场的逐渐成熟,证券化对贸易金融领域的渗透会成为常态。

目前,我国在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领域已出现了一批成功案例。基于买卖双方的交易行为,交易所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资产类型已涵盖贸易项下的应收账款、商业保理、小额贷款及消费信贷领域;业务模式既包括直接盘活贸易项下应收账款,也包括为基于买卖双方交易的融资提供滚动资金。具有代表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包括民生银行安驰系列产品、五矿发展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产品、中国电子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产品、摩山保理资产证券化产品、阿里小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及京东白条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未来,随着供给侧改革及“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深入,在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一带一路”沿线国际贸易等领域将涌现更多的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市场机会。由此,国内银行业都在积极尝试开拓这一蓝海。但鉴于贸易金融和证券化均为专业性很强的领域,目前,尚难有实质性突破。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民生银行产品专家朱宏生和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代希,两位专家围绕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F&T:=《中国外汇》 Z=朱宏生 ZH=周代希

F&T: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在我国取得了快速发展,您作为资产证券化领域的专家,能否介绍一下我国资产证券化开展的现状及国外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情况?

ZH:截至2015年年末,交易所市场累计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250余单,累计发行规模超过2700亿元;其中,2014年年末备案制推出以来,资产证券化市场加速发展,累计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200余单,累计发行规模超过2000亿元。与此同时,基础资产类型也在不断丰富,涵盖了融资租赁债权、公共事业收费权、应收账款、信托受益权、小额贷款、商业物业、保理融资债权、两融债权、股票质押回购债权及公积金贷款等多种形式。

从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行主体、产品类型和发行规模等方面来看,国外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已初具规模,值得国内借鉴。2012年以来,一些欧美金融机构发行了以贸易融资和大宗商品融资为基础资产的证券化产品。2012年,渣打银行发行了1.8亿美元的以贸易融资作为基础资产的合成型证券化产品Sealane Ⅱ。2013年,花旗银行和桑坦德银行联合发行了10亿美元贸易融资证券化产品Trade MAPs,法国巴黎银行发行了1.316亿美元的大宗商品证券化产品Lighthouse。2014年,专业贸易融资公司IIG Trade Finance完成首单非银行贸易融资贷款的证券化,发行2.2亿美元贷款抵押债券,为从事实物商品加工或出口的中小型企业提供融资。

F&T:作为贸易融资领域的专家,您认为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是在什么背景下发展起来的?

Z:中国的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展背景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证券化是国家鼓励的业务发展方向,特别是2014年年底证监会推行企业资产证券化备案制,为我国证券化业务打开了发展之门;二是随着我国机构和个人财富的积累以及监管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放开,催生了庞大的资产管理业务的市场,投资渠道逐渐成熟;三是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使得中国的市场参与者希望通过证券化打开通过资本市场募集低成本资金的大门。以贸易金融资产作为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能产生稳定的现金流,符合证券化对基础资产的要求,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是符合时代背景要求的。

F&T:从管理人的角度来看,您认为贸易金融资产是否适合作为证券化的基础资产?

ZH:贸易金融资产是非常适合作为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的。具体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贸易项下的应收账款等债权资产,权属与转让的法律界定及监管要求较为明确,基础资产权属明确、可特定化;二是基础资产现金流独立,便于归集,同时,现金流有较好的历史记录作为支持,符合现金流可预测的要求;三是基础资产池可实现不同程度的分散。

F&T:从商业银行角度观察,贸易金融资产作为证券化基础资产具有哪些优势?

Z:资产证券化对基础资产的最核心要求就是能产生稳定的现金流。贸易金融资产作为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还具有如下优势:一是方便银行为基础资产提供信用保障,满足投资者对于安全性的需求。银行贸易融资具有悠久的历史,经过长期的发展,形成了丰富的借助银行信用降低企业风险的贸易金融产品,如信用证、付款保函及保理等,这些产品镶嵌了银行的增信功能。银行信用的介入使得该类产品具备低风险的特点。二是市场总量大。国际、国内贸易市场空间广阔,企业通过国际、国内贸易形成的应收账款金额巨大。工程、租赁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同样可以作为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三是贸易金融期限灵活。根据基础交易不同的付款期限, 3个月、6个月及1年等不同期限的基础资产,方便对证券化产品按期限分档,以满足投资者不同期限的投资需求。

F&T: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有哪些交易结构,怎样保障投资者的投资安全?

ZH: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结构多样,可以分为静态资产池结构和动态资产池循环结构;按照循环模式购买的基础资产种类,可以分为特定类型资产循环结构和多种类型资产全循环结构。内部信用增级方面,一般采用采用优先/次级分层、设置储备账户等形式。产品期限方面,则通过每个专项计划项下发行不同期限的资产支持证券,在匹配企业融资目标的同时满足投资者多元化的投资需求。

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可利用贸易金融特性,引入对原始权益人及实际债务人的综合风险评价体系,通过设置合格资产入池标准、设置基础资产池动态及静态监控指标、设置储备账户及加速清偿条件及终止循环提前摊还等方式,有效管理风险。

F&T:对于多数银行而言,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还是一种全新的业务模式。民生银行作为先行者,您能否介绍一下实现证券化的路径?

Z:目前,实现证券化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以贸易金融业务产生的信贷资产作为基础资产开展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二是利用广泛的公司业务客户资源,与券商或基金资产管理公司合作,以企业开展贸易、工程业务形成的应收账款、租赁公司开展租赁业务形成的租金债权,甚至收费权等贸易金融资产为基础资产,为客户提供咨询和顾问服务,帮助客户通过证券化业务拓宽低成本资金的来源渠道。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开展,商业银行可以盘活资产存量,释放更多的资本拓展新的业务领域,而且可以丰富为客户服务的手段和能力,以“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的思路,整合资源,为客户提供更加综合的金融服务。但贸易融资的资产具有周转快、操作效率要求高的特点,普通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不太适合贸易融资的要求,相对于庞大的贸易融资市场而言,作用有限。

F&T:实践证明,普通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与贸易融资的要求不能完全匹配,民生银行如何克服这一难题?

Z:民生银行推出的安驰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突破了单笔项目操作的局限,打造的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批量交易模式,解决了证券化审批流程和贸易融资操作效率要求的矛盾。民生银行通过和券商及其他中介机构合作,以国内信用证开证行确认付款的应收账款、银行付款保函担保的应收账款及银行作为保理商提供给买方信用风险担保服务的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通过操作流程、会计核算、交易结构和法律文本的标准化,借助遍布全国的机构网络,将不特定原始权益人的贸易、工程及租赁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委托民生银行转让给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实现了资产入池的批量操作。设计了多次尽调和按节点分解的流程安排,并安排了周密的时间节点,操作效率大为提高。同时制定了严格的运营规则和操作指引,从而将资产证券化的资产服务和运营管理标准化。通过一系列的结构设计和流程、管理安排,构建了资产证券化的批量交易模式。目前,民生银行正在探索资产支持票据、保险项目资产支持计划、自贸区发行证券化等多元化的证券化交易结构和资金来源结构,通过多元化的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构建联结商业银行传统贸易金融业务和资本市场的业务平台,为实体经济提供低成本资金服务。

F&T:证券化和贸易金融均为专业性很强的领域,银行开展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时,如何加强风险控制和业务管理?

Z:将证券化和贸易金融两个专业领域进行跨界组合,首先,需要一支视野开阔、具备复合型知识结构的专业团队;同时,操作结构涉及的领域专业度高,监管政策变化快,交易结构复杂,能找到适合解决两个专业领域操作特点和监管政策要求的解决方案并非易事,需要在多个方面实现突破,对参与者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都有较高的要求;再者,资产证券化的风险控制和业务管理的综合性要求也较高。

坚守合规底线,合理审慎地推进产品创新,加强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控制,需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顺应监管导向,合理设计交易结构,严控合规风险;二是坚持“了解你的客户”的基本原则,加强贸易背景的真实性调查和审查,严禁虚构贸易背景利用资产管理产品套取资金,严格控制信用风险;三是加强制度建设和流程管理,制定规范化的产品管理制度,明确银行部门分工和各岗位职责,合理设置审批和操作流程,制定完备的运营管理规则,有效管控信用和操作风险;四是加强资产准入管理,确保产品如期兑付,避免声誉风险。五是要加强流动性测算,确保资产端产生的现金流能保障足额兑付投资本金和收益,控制流动性风险。六是要加强报价、资金和资产匹配管理,加强资产准入、流动性管理、资金划转及到期催收等操作管理工作,严格控制操作风险。

F&T: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是否符合我国的国家政策和监管导向?

ZH: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是市场发展的重要方向,符合国家政策和监管导向。

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积极发展债券市场,统筹推进符合条件的资产证券化发展”;2014年5月13日,证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证券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支持发展应收账款、融资租赁债权、基础设施收益权等资产证券化业务”。

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即是一种应收账款证券化业务,它可以发挥金融创新优势,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以民生银行推出的安驰系列资产证券化产品为例,通过资本市场募集低成本资金可以助推贸易金融企业的发展。再比如阿里小贷资产证券化产品,拓宽了阿里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进一步扩大业务规模,为解决小微企业和个人创业者融资难问题做出了有益尝试。

F&T:随着我国证券化市场的逐渐成熟,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是否会形成多元化的业务格局?

ZH:未来,我国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将在逐渐成熟的基础上,提高标准化程度,同时提高发行效率以匹配企业资金需求。

目前,我国正在国内多地推动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自贸区有其独特的区位优势,区内实体经济体量大,贸易与金融天然结合。可通过自贸区特有的自由贸易账户,对接境外资金,支持区内企业发展。

近期,可以探索允许境外机构直接投资自贸区资产证券化产品,盘活区内存量资产,拓宽区内企业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下一步,还可探索与境外机构合作,在境外市场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以实现通过境外资本市场为国内企业提供低成本融资。

Z:以贸易金融资产作为基础资产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打造安全保障型的投资产品,合格投资者的范围被大大拓宽,可以募集银行同业、理财、保险、养老金、企业和个人等不同类型的投资者的低成本资金用以支持贸易金融业务的发展,这无疑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而且证券化市场还在发展的过程中,除了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外,资产支持票据和保险项目资产专项计划等多元化的资产证券化形式会不断发展,自贸区打通区内资产与自由贸易账户投资的证券化产品也正在探索,也可以探索通过境外设立的证券化产品为国际贸易融资服务。可以预见的是,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会逐步发育为多元化的业务格局。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发展,资本约束下的银行利润空间收窄,通过证券化业务的开展,银行可以利用投资市场加强资产的周转和腾挪,提高为客户服务的能力和盈利能力,这必将是商业银行新的业务发展模式。随着我国证券化市场的逐步成熟,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会为贸易金融领域的发展带来新的生机,证券化对贸易金融领域的渗透会成为常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