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法院判决如何落地中国

来源: 《中国外汇》2017年第24期 作者:杭东霞 编辑:王亚亚
随着跨境业务的日益增长和跨境商业纠纷的出现,外国法院判决在中国的承认和执行,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境外发展新形势下亟需破解的难题。

A公司是一家中国公司,B公司作为其美国的销售代表向A公司购买了一批货物,价值在3000万美元,后B公司逾期未支付上述货款。A公司根据货物买卖合同的管辖约定,在美国法院起诉了B公司,要求B公司向其支付3000万美元的货款;美国法院经过审理判决B公司应当向A公司支付上述货款。判决后,A公司在美国提出了对B公司的执行申请。执行中发现,B公司有房屋土地等不动产位于中国大陆,而B公司在美国的财产多以非上市公司股票的公司股权为主。相对而言,A公司通过执行程序变卖B公司在中国的不动产实现债权可能更为便捷高效。而要在中国实现上述执行程序,首先需要向中国大陆法院提出承认并执行美国上述民商事判决书的申请,在获得中国法院承认并执行美国判决书的裁定法律文书后,才能在中国大陆对B公司不动产进行执行,也才能实现美国判决书所载明的债权利益。
在上述情况下,中国企业会面临同一个纠纷需要同时在境外和境内处理的可能性。如果纠纷和矛盾主要发生在境外,那么中国企业就需要在境外有管辖权的司法体系内解决争议、形成裁决。此时,中国企业就需要应对在外国法院作为原告起诉或者作为被告应诉的情况。与此同时,如果发现被告在中国拥有财产,或者出于其他诉讼方案安排的需要,中国企业也需通过相关程序使外国法院判决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随着跨境业务的日益增长和跨境商业纠纷的出现,上述工作已成为中国企业亟需破解的难题。
由于外国法院的离婚判决在中国的承认和执行已形成了司法惯例,本文探讨并不包含此类外国判决。本文将重点研讨民事、商事案件判决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的司法实践要点。

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的法律依据
中国法院承认外国法院的判决裁定,在中国民事诉讼法上有着十分明确的法律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四编第二十七章“司法协助”中相关规定如下:中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境外判决必须满足以下两个前提条件之一,一是存在中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该国际条约约定了缔约国可以相互承认和执行其他缔约国的判决;二是存在互惠条件,即某一国法院承认和执行了中国判决的,则中国也可以按照互惠原则对对方的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在具备上述条件的基础上,中国法院有权对案件进行审查。审查的主要内容是外国法院判决内容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如不违反上述原则和利益,则中国法院可以裁定承认其效力;需要执行的,可以发出执行令,依照中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进行执行。但在审查中如果发现外国法院判决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则中国法院将不予承认和执行。
截至目前,中国尚未参加1971年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制定的《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民事或商事判决的公约》。也就是说,中国企业在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时,尚没有多国性的国际条约可以依照。但是,目前和中国签订了民事和商事司法协助双边条约的国家,已有38家,分别为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阿尔及利亚、巴西、秘鲁、科威特、突尼斯、朝鲜、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根廷、立陶宛、新加坡、韩国、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保加利亚、吉尔吉斯、摩洛哥、塞浦路斯、匈牙利、希腊、土耳其、埃及、古巴、罗马尼亚、比利时、西班牙、意大利、法国、波兰、越南、老挝、泰国。在上述司法协助双边协定中,“司法协助”的范围包括:送达传票和其他司法文书、依请求代为调查取证、承认和执行法院裁决和调解书。另外,澳大利亚和中国签订了《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在这份协定中,双方约定了对民事商事诉讼和仲裁的承认和执行。所以对于上述39国,中国企业可以采用双边协定来解决上述国家的法院裁决在中国大陆法院的承认和执行问题。2015年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若干意见》,明确鼓励中国法院执行外国法院的民商事判决。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日本和加拿大这三个国家仅与中国签订了刑事司法协助双边条约,并没有在民事商事案件方面签订双边条约。如果在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美国、日本和加拿大的民事商事判决,就需要根据国家之间的互惠原则进行适用。具体而言,就是需要先寻找美国、日本和加拿大承认和执行中国裁判的先例,然后再以此为前提,在中国大陆法院申请对上述国家裁判的承认和执行。也就是说,互惠存在一定的先后顺序。如最高人民法院曾在1995年6月26日给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五味晃案”复函中明确,中国法院只有在外国存在承认并执行中国法院判决的先例前提下,才能认定两国之间存在“互惠关系”,进而承认和执行该国法院判决。所以中国企业只有在上述国家找出存在承认和执行中国法院裁判的既有先例,才能适用互惠原则。
目前,美国已有的承认和执行中国法院判决的案例:一是2011年美国加州联邦地区法院承认并执行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湖北三联股份公司与美国罗宾逊公司的民事判决;二是2014年美国联邦破产法院新泽西州地区法官签署命令,批准中国浙江尖山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即承认了中国破产重整程序在域外的破产效力;三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区法院对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邱勤荣诉张红英等二审判决书进行了承认判决,该案件一审为中国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判决。
此外,以色列、德国也有承认和执行中国法院判决的案例。2017年8月15日,以色列高等法院对江苏省海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和执行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生效的《(2009)通中民三初字第0010号民事判决书》做出维持以色列特拉维夫法院一审的终审裁判,表示南通中院的生效判决可在以色列执行;2006年5月18日,德国柏林高等法院做出承认中国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德国旭普林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和无锡沃可通用工程橡胶有限公司工程合同纠纷民商事判决的判决。

我国法院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案例
最近,我国出现了两例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案例:一个是2016年12月9日,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6)苏01协外认3号裁定书》,根据“互惠原则”承认并执行新加坡法院生效判决。其裁定的主要内容如下:“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并未缔结或者共同参加关于相互承认和执行生效民商事裁判文书的国际条约,但由于新加坡高等法院曾对中国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执行,根据‘互惠原则’,中国法院可以对符合条件的新加坡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经审查,案涉判决亦不违反中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二条的规定,裁定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共和国高等法院于2015年10月22日做出的O13号民事判决。”
另一个案例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6月30日做出的《(2015)鄂武汉中民商外初字第0002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承认并执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第EC062608号判决。其裁定的主要内容如下:“申请人刘利在向本院递交申请承认和执行申请书时,已向本院提交经证明无误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做出的编号EC062608判决副本及中文译本,符合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形式要件。因美国同我国之间并未缔结也未共同参加相互承认和执行民事判决的国际条约,申请人的申请是否予以支持应依据互惠关系原则进行审查。经审查,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已证实美国有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民事判决的先例存在,可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相互承认和执行民事判决的互惠关系。同时,上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的判决系对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有关股权转让的合同关系做出,承认该民事判决并不违反我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对两被申请人主张的有关《股权转让协议》真实、合法、有效,不应当向申请人返还股权转让价款的辩称主张,因本案属于司法协助案件,并不涉及对双方实体权利义务关系的审查,在相关美国法院已就此做出判决的情况下,对被申请人的该项辩称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因此,对申请人提出承认和执行美国法院判决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目前,随着跨境业务的日益增长和跨境商业纠纷的逐渐增多,申请我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案例呈上升趋势。本文开篇所述的A公司,在了解了上述法律法规和司法实例后,也向我国法院提起了承认并执行美国法院判决的申请。

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的实务要点
在我国办理对外国法院判决承认并执行事项时应注意以下问题:  
一是管辖问题。外国法院判决书的当事人应该向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至于具体的管辖法院,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的规定:“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签订或者履行,或者诉讼标的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或者被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设有代表机构,可以由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诉讼标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此外,还可结合2002年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外民商事案件诉讼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2〕第5号),根据被申请人的具体情况来确定审理法院。
二是送达问题。此类案件的送达需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程序规定来执行。案件中被申请人明确为境外主体且处于境外的,可以采取外交送达的方式完成;如果明确被申请人为境外自然人且处于中国境内,但却没有明确送达地址的,可以先采取限制出境的措施,再进行公告送达。
三是审查要点。从上述案例可以发现,我国法院在对外国法院判决书所涉案件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进行实体方面的审查时,我国法院的审查重点在于民事判决是否存在违反我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况,这种审查比较类似于程序性的审查。
四是能否进行财产保全。这个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有的法院认为,此为特殊程序,不宜进行财产保全。但笔者认为,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债权的最后受偿,而之所以要到中国法院申请对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一般也都是因为发现了债务人在中国境内的财产,如果不采取保全措施,债务人就很有可能会进行财产转移,从而架空判决书。所以,笔者建议法院应许可在此类案件中适用财产保全措施。
五是诉讼费的收取。由于此类案件并不是一般的财产纠纷案件,所以不按照争议标的的金额来收取诉讼费。一般为按件收取,诉讼费用较低。
六是申请人案件材料的准备。此类案件中申请书是必不可少的,同时还应提供被申请人的主体信息和送达地址。证据方面需要关注两点:一是境外形成的证据要完成证据产生地的公证认证手续,外文证据需要有中文翻译件;二是外国法院判决书生效的依据,也需要一并提供。
七是未雨绸缪选择法院。2017年9月,中国驻荷兰大使吴恳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该公约的主要作为包括:为保障国际民事商事案件当事人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的有效性,被选择法院所做出的判决,应当在缔约国得到承认和执行。目前该公约已在欧盟(除丹麦以外的28个成员国)、墨西哥和新加坡等缔约国生效,美国、乌克兰等国也已签署。该公约是我国所签署的第一个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领域的多边公约,将为我国与该公约其他缔约国之间相互承认和执行民商事判决提供更为充分的法律依据。在实践层面,中国企业在境外经营时,不仅要有应对纠纷和处理矛盾的能力,而且要掌握在外国法律体系下商业纠纷的结果预测。因为,当外国企业占有谈判优势时,外国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合同约定选择外国企业所在地的法院审理纠纷,从而将中国企业置于陌生的游戏规则中;同时,外国企业也可以依据上述公约,申请外国判决在中国法院的承认与执行,从而实现对中国企业的实际执行。反之,如果中国企业在谈判中占据优势,同样可以在合同中约定选择我国法院作为纠纷处理法院,以便在熟悉的司法环境和司法规则的基础上,取得有利的解决纠纷的主导权;同时,也可以依据上述公约,申请中国法院判决在外国法院的承认与执行。需要注意的是,该公约并非一经签署即对中国发生效力,需在中国国内完成立法批准程序后才能对中国发生效力。


作者系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法务总经理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