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收支将持续趋于平衡——对话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

发布:2014-07-17 09:48 来源: 《中国外汇》2014年第13期 作者:穆志谦
中国的国际收支正趋于平衡,近中期将保持这一趋势;但要彻底消除国际收支失衡的因素,最终还要取决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是否到位。

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是中国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并通过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尤其是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逐年回落,最近几年已经回落到国际认可的合理水平以内。人民币汇率也随之趋于均衡水平。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在接受中国外汇管理杂志社社长穆志谦的采访中认为,中国的国际收支正趋于平衡,近中期将保持这一趋势;但要彻底消除国际收支失衡的因素,最终还要取决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是否到位。

 

穆志谦:感谢王局长接受采访。国际收支状况一直是国家外汇管理局调整外汇管理政策的一个基本依据。我们看到,最近几年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已经回落到国际认可的合理水平以内。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国际收支正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

王小奕:没错,近年来中国国际收支在趋于平衡。国际收支的变化与全球经济形势紧密相关。全球经济的明显复苏是始于去年底到今年初,特别是美国的复苏很强劲。欧洲基本上比较平稳,日本的经济也是如此。持续的经济复苏,导致美联储从去年底到今年持续采取退出量化宽松的政策,使得国际资本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流向美国。受此影响,中国的资本项下有一些项目出现流出(但整体上保持了顺差),再加上国内经济放缓的因素,资本流入的压力已明显趋缓。数据也显示,从去年以来到今年6月份,尤其是今年二季度,外汇交易市场大体保持了一个自主平衡状态。这是一个大的判断。

 

穆志谦: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

王小奕:预测总是有风险。我个人判断,近中期将会保持这一状态。我们知道,国际收支的失衡是外部失衡,外部失衡的根本原因在于内部失衡,而内部失衡本身则是由宏观经济结构问题导致的。也就是说,一方面由于消费支出不足导致的储蓄率过高,从而使储蓄投资差额,即经常账户差额维持较高水平;另一方面长期过度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在持续高增长的带动下,过度招商引资,吸引外资持续流入。如果这些宏观结构问题不解决,那么国际收支出现的平衡状态将很快会被打破,再度失衡。所以说对国际收支失衡的真正的、根本性的调整,还要取决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是否到位。只有调整到位,才能真正实现国际收支的长期平衡。

 

穆志谦: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对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采取了更大的容忍度,并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加大结构的调整力度。

王小奕:你说的没错。政府不再通过简单的流动性释放来维护一个表面的经济增长,同时注重新的刺激措施要保持新增债务的可持续性和加强结构调整,并防止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的扩大。而目前改革的形势和中央政府对于结构调整的决心,是保持未来国际收支趋向平衡的一个重要的基础。对此,我们是有信心的。正是基于这个判断,这次出现的国际收支大体趋向平衡会保持一段时间。我预计,近中期将呈现一个上下的波动状态,也就是说在趋向平衡和小的失衡当中会保持一个相对平衡状态。小的失衡是指可能未来会出现资金的净流入,但是数量会有限。

 

穆志谦:对外汇管理来说,该如何作为?

王小奕:我们会始终保持一种审慎的态度监测资本流动,同时也会根据形势的不同变化,灵活拿捏对于流入和流出管理的力度。

 

穆志谦:随着国际收支趋于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的预期也被打破。尤其在三月份央行扩大人民币交易区间后,双向波动的态势更为常见。您怎么看人民币汇率市场出现的变化?

王小奕: 我认为这是个好的迹象,表明当前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市场已成为最主要的决定性因素。

 

穆志谦: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市场是有争议的。

王小奕:我也听到了。我觉得这只是市场中一方面的看法。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应该说在三月份央行推出了日均交易波幅扩大的措施以后,人民币汇率市场,或者是外汇市场,基本上是做市商主导的,或者说是市场本身按照供需的变化来决定汇率。

 

穆志谦:是否可以从人民币双向波动的态势得出人民币汇率趋于均衡水平的结论?

王小奕:从目前在岸和离岸两个市场的人民币汇率来看,二者的点差非常非常接近。这使得利用两个市场、两个汇率、两种利率来套利的交易行为大大减少。国际金融协会最近一期的报告也认为,中国官方对于人民币套利交易的治理起到了作用。报告还称,如果套利机会丧失,整个市场就会逐渐趋于平衡,并据此判断,流入中国的资金会大幅减少。

我认为,保持一个近中期的双向波动还是有可能的。目前国际上主要的投行和大的银行,对未来12个月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判断是趋升的,这个我也认同。但是升的幅度不是太大,基本上不会升到去年12月份的汇率水平。所以我觉得做出人民币汇率趋于均衡水平的结论,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支持因素和基础的。

 

穆志谦:人民币汇率趋于均衡,是一个很好的改革窗口期。

王小奕:希望未来的改革能利用这次难得的好机会,尽快加大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包括中间价的形成机制、市场参与主体的扩大、银行客户牌价的调整等等。这些可为人民币汇率持续的双向波动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环境。

 

穆志谦:要发挥人民币汇率在市场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还需要一个好的市场基础。外汇局对于进一步加强外汇市场的建设有着怎样的考虑?

王小奕:我们会进一步加大外汇市场的改革,来适应未来的资本账户开放以及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这方面有这么几个问题我们会重点考虑。

一是要继续丰富外汇市场的交易产品。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将重点推进外汇期权产品的创新,以支持银行对客户开展买入和卖出以及组合多样化的期权业务;同时,我们还要进一步丰富外汇市场的远期、调期、期权的产品系列,完善持续交易管理,以满足未来市场对产品的多样化需求。

二是有序扩大市场主体。这次在广东的调研中,有很多非银行金融机构表示,希望能够加入到外汇市场的交易当中。对此,我们将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就非银行金融机构有序加入市场的各个环节进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有限度地支持个人适度参与外汇的交易,来促进形成多元化的市场结构,真正丰富外汇市场的主体。

三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是统筹银行间外汇市场的竞价与询价交易模式,统筹声讯咨询及电子交易平台的协调发展,建立一个分层的、具有包容性的交易平台,以降低外汇市场的交易成本;同时,要扩大银行间外汇市场的净额清算产品类型和参与银行,逐步引入中央对手方的清算业务,发展电子交易确认业务,推动外汇交易直通式的处理,建立、健全集中化和全覆盖的外汇市场交易报告库;此外,我们还要改进市场的监管方式,进一步简化外汇市场的准入,来降低外汇衍生产品的准入门槛,以进一步落实国务院简政放权的要求。

 

穆志谦:据我所知,这些改革有的已经形成了方案,有的在逐步推出,还有的处在研究阶段。

王小奕:是的。这些问题大家会在未来的一两年当中陆续看到一些具体的成果。上述改革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金融改革的组成和配套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