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将在汇改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

发布:2014-04-10 16:02 来源: 《中国外汇》2014年第7期
人民币交易区间的扩大, 意味着市场将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3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2014年3月17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大至2%。按照这一政策,每日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的交易价可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浮动。人民币汇率问题专家丁志杰认为,人民币交易区间的扩大, 意味着市场将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C=《中国外汇》 D=丁志杰
 
C:感谢丁教授接受采访。央行将人民币的每日交易区间从1%扩大至2%,意味着什么?
 
D:将人民币的每日交易区间扩大至2%,意味着日波幅可达到4%,极大增强了人民币汇率的弹性。这将减轻央行干预人民币汇率的压力,改变人民币兑美元单向升值趋势,并促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有升有贬、波动运行的格局。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还会带来另外一个变化,即外汇储备长期以来只增不减的状况将发生改变。随着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未来外汇储备的变化也很可能是双向的。这更多反映了货币政策宏观调控的需要,市场不应过度解读。
 
C:从目前的市场反应来看,人民币汇率在扩大波幅后,仍延续2月中旬以来的贬值态势,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D:前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的贬值更多是市场行为,央行只是顺势而为。受美联储开始退出量化宽松并引发新兴市场国家新一轮动荡的影响,在201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首破6.1以后,人民币汇率没再延续升势,中间价开始走弱,盘中交易价与中间价价差收窄。随后中国经济不断累积的风险显现,并出现了新的不确定因素,尤其是1月份PMI继续走低,影响了市场信心,国内开始出现看空预期,导致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在2月中下旬走弱。
 
扩大波幅后,人民币汇率出现贬值,我认为这是调整型的贬值。市场参与者过去很长时间都单向下注人民币升值,而且事后结果验证是正确的。浮动幅度扩大到2%,拉大了人民币汇率向下的空间,投机性美元空头、人民币多头头寸的风险加大。就像2012年4月14日浮动幅度从0.5%扩大到1%那次一样,大多投资者会选择观望,一些人民币多头持有者会选择提前平仓;市场上美元需求多起来,跨境资本流入减少甚至出现暂时性的流出,带来一定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如果中国央行作壁上观,会出现阶段性的调整性贬值。一些投行开始营销新的复杂衍生品,不冷静的投资者是其猎取的对象。
 
C:这种调整型贬值会持续多久,幅度有多大?
 
D:调整的时间与幅度取决于市场投资者仓位调整的力度和央行的容忍度。总体而言,人民币汇率难现趋势性
贬值。中国央行此次对待人民币贬值的态度释放了一个信号:未来对汇率,尤其短期波动的管理会放松,市场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人民币接近均衡的情况下,汇率的走向取决于包括国际收支变化在内的经济基本面情况,阶段性贬值会时有发生。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换挡爬坡,经济增长进入中高速阶段,与中国过去相比是中速,但相对于其他国家还是高速,这就决定了人民币依然是强势货币。除非中国发生大的经济动荡,否则人民币很难出现趋势性贬值。就本轮贬值行情来看,在人民币即期汇率贬值的同时,远期汇率并没有出现同步的变化,人民币远期贴水下降,与利差的背离加大,因此继续贬值的空间不大。
 
C:人民币汇率交易区间是否还有进一步拓宽的空间? 您认为下一步汇改的重点是什么?
 
D:扩大至2%幅度已经很大了。接下来,完善中间价形成机制,提高其透明度,体现做市商对价格的判断,真正实现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将是下一步汇改的重点。但在过渡期,中间价将成为市场的焦点,市场会通过中间价来观察中国央行的意图,甚至会围绕中间价展开争论。
 
C:央行答记者问中称,2005年汇改以来,企业管理汇率风险的手段更丰富,应对汇率波动的灵活性进一步增强,适应有管理浮动汇率制度的能力显著提高。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外贸企业也有能力应对此次人民币交易区间拓宽所带来的汇率风险?您对外贸企业如何应对此次汇率波幅加大有什么建议?
 
D:汇改以来,企业管理汇率风险的意识、手段都有了大幅提高。但总体而言,由于人民币一直以来呈现单边升值态势,所以企业管理的方式比较简单。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扩至2%以后,汇率波动风险加大,企业的管理技能亟需进一步加强。我觉得,套期保值更为理性。需要强调的是,这次汇改将对进出口贸易商的利润影响较大。
 
C:怎么理解这句话?
 
D:长期以来,在人民币单向升值趋势下,出口商远期结汇,进口商远期付汇,汇兑收益就有可能超过贸易本身的利润。要知道,我们进口大豆在国内的销售价甚至低于美国的离岸价。为什么?因为进口商急于套现,然后用所得的钱去套汇。所以,企业虽然进口亏损,但通过套汇所获得的利润会更多。但现在情况变了,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后,单边升值的态势将不复存在,双向波动的情况更常见,企业套汇的风险加大。这会促使进出口贸易商更专注于贸易本身,避险取代套汇成为首要需求。
 
C:我们看到,这次的汇改,无论是中国央行公告还是答记者问中,都没有出现过去耳熟能详的“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您的理解是什么?
 
D:“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是央行调控市场的一种手段,是市场机制不成熟时的阶段性安排。1973年,全球固定汇率崩溃时中国就曾采用该制度,并持续到1980年。当时策略是,美元贬人民币升,且升幅要大于篮子所确定的;美元升则人民币贬,但要贬得小一点。结果期间美元指数贬10.7%,而人民币兑美元升46.4%。后来实行双重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也就自行退出了。
 
回顾2005年7月启动的汇改中,最大亮点就是引入一篮子货币,并将其作为人民币汇率从低估向均衡调整的参考工具。在过去8年多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35%左右,并呈现一条比较规整的轨迹:最初3年左右时间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出了一条斜率逐渐变大的弧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人民币重新恢复兑美元汇率的稳定,走出近乎一条水平的直线;2010年6月汇改重启,自此走出了一条向右下方倾斜、稍有弯曲的直线。人民币兑美元走势之所以比较规整,正是因为有一篮子货币作参考。央行将国际外汇市场上这些篮子货币之间的汇率变化作为调整人民币汇率的主要依据,艰难地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8.3拖到6.1,使人民币汇率接近均衡水平。
 
正如央行所言,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的推进,未来人民币将与国际主要货币一样,有充分弹性的双向波动会成为常态。届时“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将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在过渡期内,如果人民币汇率出现异常大幅波动,“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可能仍将发挥作用。
 
C:从央行表述中,未来丰富外汇产品是发展外汇市场的重点之一。在我们看来,加强参与主体的培养,让居民参与进来,对外汇市场的发展也很重要。您怎么看?
 
D:目前中国外汇市场发展很快,在交易机制、交易品种、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大踏步往前走。但外汇市场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外汇市场广度有余,深度不足,外汇市场仍然是银行间市场,参与的主体不够多样化;二是外汇市场仍然实行实需原则,没有外汇投资和投机交易,很难发挥外汇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我认为,未来外汇市场的发展应该在深度上下工夫,加强参与主体的培养,赋予其参与的自由选择权;同时,适时放松实需原则,引入投机性交易。如此,外汇市场这一池水才能真正活起来。
 
C:央行答记者问中,有句话特别值得注意:“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建立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请您谈谈对这句话的理解。
 
D:刚才已经提到,在市场机制不成熟的时候,需要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这就决定了央行必须常态式干预: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上贬值,则翌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反之则兑美元贬值。由于此前人民币汇改的目标之一是纠正低估,所以更多时候是单向参考美元贬值;而美元升值时,则维持人民币兑美元相对稳定。而此次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浮动区间从1%扩大到2%,人民币双向浮动将成为常态,标志着这种情况将成为过去时。央行干预的压力大为减轻,也不必再像“矿工”那样在外汇市场上将美元背来背去,需要的时候还可以像其他国家央行那样,对汇率指指点点“口头干预”,建立作为监管者的形象、口碑和影响力。
 
(本文仅代表受访者个人观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