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通服务的魅力—专访深圳一达通企业服务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肖锋

发布:2013-12-02 14:48 来源: 《中国外汇》
外贸流通服务的发展,有助于中小外贸企业降低综合成本,扩大利润空间,进而走出发展困境。
随着外贸渠道多元化、外贸主体分散化和订单规模的不断缩小,民营的中小外贸企业正在成为中国外贸的“生力军”。那么,在当前的形势下,身处国际市场一线的中小外贸企业,经营状况如何?又如何才能将转型升级的理想变为现实?为此,本刊记者采访了国内首家中小企业外贸综合服务平台、阿里巴巴旗下的深圳一达通企业服务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肖锋。肖锋表示,我国从事低端制造的中小外贸企业仍具竞争力,但支付、融资、物流等外贸流通服务的落后,提高了“中国制造”的综合成本,成为了掣肘中小外贸企业发展的短板。因此,发展外贸流通服务,有助于中小外贸企业降低综合成本,扩大利润空间,进而走出发展困境。
 
C=《中国外汇》 X=肖锋
 
C: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进出口增长6.5%,外贸呈微弱回暖态势;但11月初闭幕的秋季广交会上,参会人数与成交金额同比、环比均出现了一定的下降。结合您所接触的外贸企业实际,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外贸形势和这种形势下中小外贸企业的发展?
 
X:广交会一直被称作外贸的“晴雨表”,但是对广交会数据的解读,不能仅仅关注流量信息。从产品结构来看,广交会具有显著的产业升级特征,参会商品已经逐渐由低端制造产品为主转变为中档产品居多。这种变化会带来参展客商的改变,分流了一部分企业:依然从事低端制造的企业已经不去参加广交会了,他们转而去参加泰国、越南等国的交易展会。此外,互联网的发展使外贸企业获得订单的渠道增多,线上交易模式也分流了一部分的外贸出口。从外贸结构升级的角度来说,广交会向我们传递了积极的声音。
 
但是,仍在从事低端生产的中小外贸企业,经营则比较艰难。一达通平台的用户,基本都是单个订单金额在3万美元以下、以一般贸易形式出口的中小民营企业。2013年年中,针对一达通平台695家企业样本,非平台外贸企业607家,我们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调查走访,并在10月份完成了《2013年中小微外贸企业经营现状调查报告》。根据我们的调查,中小外贸企业的经营困境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人民币升值导致丢单和利润缩水;成本上涨,加剧资金周转困难;直接融资缺口巨大,周转困难;信用支付缺失导致丢单降价,利润锐减。
 
C:重重外部压力不可改变,中小外贸企业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各级政府也出台了很多鼓励政策。您认为中小外贸企业转型的关键是什么?
 
X:基于劳动力素质、配套设施等方面的优势,我国低端制造业比其他新兴国家更有竞争力。这种竞争优势仍可支撑中小外贸企业发展5~10年。中小外贸企业的转型升级,并不意味着将低端制造企业关闭,让他们在高科技领域另起炉灶。在与中小外贸企业的接触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他们都在努力实现产品的差异化,力所能及地展开创新,并成为了很多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比如生产电话机的某企业,通过定制化、个性化设计,生产时尚电话机,将每台电话机的利润从1毛钱提升到了10元左右。
 
制造成本不是产品成本的全部,流通服务环节的落后成为掣肘外贸的短板,提高了出口商品的综合成本。作为对照,东莞地区约有6000家港资企业,他们从事的也是低端产品的生产,但外贸流通服务的差异,使得我国内地与香港地区的出口形势截然不同。我们接触的某内地家具厂商,接到国外的一个大订单之后,由于自身无法使用信用付款方式,双方在支付条款上一直谈不拢。该企业只能找香港的贸易公司代为接单,自己负责生产,贸易公司从中分走9成的利润。对这家企业来说,10%的利润可谓微乎其微,但是该订单能让生产运转起来,摊低平均制造成本。因此,外贸流通服务的发展,有助于中小外贸企业降低综合成本,扩大利润空间。从制造驱动到服务驱动的转变,有利于中小贸易企业走出困境。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兴起,也为外贸流通服务带来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C:我国当前的外贸流通领域存在哪些问题?对中小外贸企业的影响又表现在哪些具体方面?
 
X:外贸流通的一端是出口企业,另一端是海外客户,涉及支付、融资、物流、质检、海关等众多环节。以物流为例,我国国际物流体系的落后使得出口企业只能选择FOB(离岸价格)报价,海外客户掌握着海运的定价权,物流成本就会更多地转嫁给出口企业。越是低端产品,物流成本所占的比重就越高。根据我们的估算,3万美元的订单中,30%~35%的成本发生在国际物流环节。
 
我国外贸流通服务的问题,在金融方面更为突出。首先是支付方式对外贸企业接单的影响逐步扩大。目前外向型中小微企业的订单结汇方式主要以前T/T为主,其分布比例达到72.50%,但其金额比例却仅占到29.75%。信用付款方式的缺失导致中小微外贸企业流失了大量的大额优质订单。调研中,33.22%的受访企业存在“因为支付方式不能达成一致而丢失订单”的现象,其平均丢失订单额占企业订单总额的11.52%;35.19%的受访企业存在“为选择对自身有利的支付方式而压低商品单价”的现象,其平均损失额度占企业订单总额的14.68%。
 
其次是中小外贸企业应对汇率波动的工具有限。外汇市场中,美元、日元、澳元的汇率波动都很大,但是对其本国外贸的影响都没有人民币汇率波动对我国外贸的影响大。这与我国的贸易主体分散、金融服务门槛较高有关系。比如很多国际金融机构都推出了远期外汇合约,外贸企业可以借此锁定一定期限的汇率风险;但这类金融产品在国内较少,而且产品的起点金额较高,从而决定了中小外贸企业很难运用汇率避险工具。更多的时候,他们只能大概预测汇率波动趋势并报价,因此很难运作远期订单、长期订单。
 
C:基于互联网的跨境电子商务,正在成为新兴的外贸模式,很多电子商务平台也推出了融资、物流等延伸服务。这些平台对中小外贸企业的发展能发挥什么作用?
 
X:参与此次调研的非平台企业中,67.35%的中小外贸企业明确表示对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有需求。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在支持中小外贸企业开展外贸业务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尤其是在订单融资、离岸物流等现代服务上具有显著效果。其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通过真实交易获得订单融资,直接缓解中小微外贸企业资金压力;通过综合快速通关、贸易融资、快速退税等,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中小微外贸企业的资金周转,提高了其抗风险能力,有效促进了其业务的平稳增长。在对外贸综合服务平台的使用需求中,对“出口退税”和“贸易融资”的需求最为强烈、迫切。
 
商业银行不愿向中小外贸企业提供贸易融资等产品,主要是由于商业银行在判断贸易真实性、控制风险、确定利率水平方面存在一定的障碍。而以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为媒介,就能化解这些问题:一方面,由于外贸平台介入了中小外贸企业交易的全部环节,报关、检疫、物流、应收账款等信息都会在平台系统内显示,而这些数据信息就构成了判断贸易真实性、控制信用风险的基础;另一方面,外贸平台作为单一主体集合需求,面对商业银行时就能获得较低利率水平的授信额度。外贸平台自身的风险控制,可以参照保险公司的大数定理法则,在有一定利差收益的基础上可以承受一定比例的违约率。以一达通平台为例,商业银行给一达通的贷款利率为基准利率,而一达通向中小企业融资的利率水平为18%,并且是按天计息。此外,拥有众多中小外贸企业的外贸平台,通过集合报关等服务,还能降低海关等政府部门的监管成本,从而提高流通环节的效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