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融资待突围_专访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国际商会市场信息组主席文森特 奥布莱恩

发布:2013-09-17 14:42 来源: 金融&贸易
国际贸易对一国经济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贸易融资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世界经济陷入不景气的境地,贸易和贸易融资面临严峻挑战,传统贸易融资产品的发展遭遇瓶颈。

国际贸易对一国经济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贸易融资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世界经济陷入不景气的境地,贸易和贸易融资面临严峻挑战,传统贸易融资产品的发展遭遇瓶颈。如何把握其发展脉络使其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发展,成为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基于国际商会2013年全球贸易融资调查报告的主要结果,中国外汇《金融&贸易》记者采访了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国际商会市场信息组主席文森特•奥布莱恩(VincentOBrien),听取他对国际贸易和融资前景的一些看法。

FT=中国外汇《金融&贸易》V=文森特•奥布莱恩(VincentOBrien

FT:国际商会开展全球贸易融资调查的背景是什么?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的回应情况如何?

V:这要追溯到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的突然来袭,当时国际贸易融资市场尚缺乏可供政策决定者使用的重要信息和数据。因此,当世界贸易组织要求国际商会向G20会议提供必要的信息时,第一份国际商会全球贸易融资调查报告由此诞生。这些年来,回应全球贸易融资调查的国家一直在增加。这份关于2013年国际商会贸易和融资反思的调查报告共收到了来自112个国家、260家银行的回应。回应的国家和银行较以前的报告一直在增加。

FT:在您看来,金融危机对贸易的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V:说到影响,我个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崩溃”一词映入脑海。2008年之前,全球贸易年平均增速大约为6%,与2008年同期相比,200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减少了大约30%,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全球贸易增速2012年回落至3.8%,而现在的经济指标仍不乐观。2013年的调查显示,即便是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也遭受重创,这对最贫穷的经济体产生了负面影响。

FT:是否可以说,全球范围内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V:当高收入国家一直以来试图应对高失业率、财政整顿和债务危机时,发展中国家却在致力于通过彼此之间的贸易往来来弥补其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联系度的下滑。这种“南南合作”模式的出现已有十年之久,现在无论在增长量还是在增速上都已成为最具活力的模式。2010年以来,南南贸易已经占到发展中国家出口贸易的一半以上,并且发展中国家现在更多的是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开展贸易往来。这一趋势未来将持续,也是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要接触这些新兴发展市场的原因之一。

FT:在2013年国际商会的调查报告中,有没有确凿的数据可以证明我们正处于具有挑战性的贸易时代,或者可以让我们对形势更加乐观?

V:保持乐观非常重要,但实事求是更加重要。确凿的数据可以从2013年的调查报告里获取。例如,SWIFT通讯量在2012年减少了2.22%,突出表现在第七类(信用证)减少了1.45%,第四类(托收)减少了4.61%,这一现象超出了我之前的预期。

虽然SWIFT通讯量在2012年全面减少,但地区间的差异非常大。亚太地区进口通讯量增加最快,2012年增加了2.32%。相反,欧元区进口通讯量减少幅度最大,2012年达13.5%。不过,考虑到欧洲经济一直面临的挑战,这个结果也不足为奇。

FT:国际商会全球贸易融资调查报告是否证实了贸易融资正逐渐从传统型贸易融资产品中转移出去?如果事实确实如此,原因何在?

V:从2013年的调查报告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贸易融资正从传统型产品,诸如托收、商业信用证、保函和备用信用证中转移出去。根据受访者的回答,以下每种传统贸易融资方式在2011年和2012年均出现了减少:商业信用证从44%减少至39%;保函从21%减少至16%;备用信用证从10%减少至8%;托收从18%减少至15%

2013年的调查报告中,在解释业务量减少时被引用最多的理由是,因为全球性衰退在绝大多数市场的蔓延和持续,出口商或卖家为了提高销售额和市场份额展开更为激烈的竞争,使得买方或进口商在贸易和支付方式上处于更为强势的地位。这从传统贸易逐渐转向赊销中便可以看出。

FT:银行在审单过程提出的高不符点比例是不是造成出口商对信用证热度下降的原因之一?

V:的确如此,虽然令人感到遗憾。银行在审单过程中有时太热衷于提出拒付,93%的被调查对象表明提出错误和不符点的比例没有变化或者有所增加,只有7%的被调查对象认为单据审核中错误和不符点的比例在下降。银行应当明白,一旦市场因站不住脚的不符点而认为银行没有履行其义务时,则会给银行带来严重的声誉风险。同时,这也会对一国的声誉产生负面影响。

FT:就像在国际商会早前调查报告中显示的那样,欺诈指控和法院禁令现在仍然是主要问题吗?

V:在运用信用证和见索即付保函等金融工具进行贸易欺诈方面,65%的受访者说他们看到这些指控在下降,虽然这个数字相比前一年只是略有增大,但表明事态正在持续向正确的方向发展。令人感到宽慰的是,在绝大多数的司法裁定中,银行义务的独立性因正当理由而得到法院的有力支持。而对一些无力的欺诈指控已经习惯于止付的国家而言,从长期看,其给银行以及国家的信誉将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一旦一家银行或一个国家的信誉受到损害,就很难恢复了。

FT:出口信用保险目前的走势是怎样的?随着企业违约率的上升,我们是否会见到出口信用保险的增加?

V:伯尔尼信用保险协会是2013年国际商会全球贸易融资调查的合作伙伴。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伯尔尼协会的会员占全球贸易融资的1/10。这个指标从另一个方面为传统贸易融资工具转向赊销贸易奠定了基础。

然而,2012年伯尔尼协会的会员在短期出口信用保险项下已支付的索赔款较预期增加得更多。这也反映了经济正处于面临挑战的时期。更加需要关注的是,伯尔尼协会因贸易应收账款未履约而支付给出口商的索赔款2012年增至21亿美元,增幅达58%。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增加,也给予我们很多防范贸易风险的启示。

贸易政策制定者需要更好地了解结构合理的出口信用保险的重要性。必须强调的是,考虑到当前政治和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新兴市场出于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自然资源项目建设而对资本和货物产生的巨大需求,中短期出口信用保险在国际贸易中所发挥的支持作用,对银行和出口商而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FT:供应链融资是否如预期的那样已成为扶持企业的主要因素?

V:供应链融资存在很多混淆之处,通常被视为最近兴起的一种新产品。事实是,供应链融资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不同的是供应链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加以分析。这意味着,在供应链融资环节,银行现在可以更好地识别贸易融资的机会。对于任何一个银行从业者而言,关键因素首先在于理解供应链管理,然后才是为供应链各个阶段提供适用的结构性贸易融资产品。汇率和利率在供应链融资中发挥的作用有所不同,但同样是巨大的。至于什么才是供应链融资竞争的核心因素?我认为,技术是制胜的最关键因素。这个道理虽然简单,但这就是事实。

FTKYC(了解你的客户)被视为是风险管理中的基本原则。然而,调查报告指出,这一原则可能使交易变得复杂甚至妨碍交易的实现。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如何用好这一原则来促成交易?

VKYC原则作为风险管理的基本原则,确实非常重要。但问题是,贸易融资领域迫切需要开发出一套被普遍接受的标准实务,以便将这一原则落到实处。

而在如何按国际标准来管理KYC方面,银行间的差异很大。有这样一个例子:某笔交易涉及开立18.7万欧元的保兑信用证,进口商从一家主要的全球知名供应商以DAT(指定集散站交货)方式进口灌溉设备。虽然保兑行有国家和银行信用额度,但是因为未经证实的KYC问题,该信用证最终没有被保兑,该笔交易也因此告吹。有意思的是,企业通过另一家未涉及任何KYC问题的保兑行重新办成了这笔交易。

沃尔夫斯堡集团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很大进步。我也相信,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能够在促进贸易融资这一特定领域做好这项工作,而向贸易融资专业人士提供有关KYC的标准化和有针对性的技术培训显然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FT2009年以来,保理业务量一直呈增加态势。进一步考察这些数据,会发现国内保理业务量远超过国际保理。在您看来,国际商会和国际保理商联合会在促进国际保理业务发展方面可以做些什么?

V:不久前,我在一个会议上听到两位发言人有关贸易融资的发言。一位来自保理机构,另一位来自银行,都从事国际贸易融资。显然,他们认为信用证和保理之间存在某种竞争,而实际上二者之间没有竞争。贸易变量的不同,决定了两种产品在供应链融资中都发挥重要作用。

就当下的全球市场而言,买方或进口商在谈判中处于强势地位,因此在许多情况下能够避免被要求使用信用证来获取进口贸易融资。因此在这种经济环境下,更有助于保理业务的发展。

而跨境保理,又称国际保理,因国别政策、法规和标准的原因更加复杂,所以国际保理业务增速相对稳定,但可以加速增加。我再次重申,全球层面的标准化是解决方案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保理业务有很多规则,而制定国际贸易规则是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的一项公认的核心特长。就制定一套新的全球国际保理标准化规则而言,我已经看到合作的潜力。

FT:随着URBPO(银行间支付责任统一规则)的实施,您能预测国际贸易中这个新工具的前景吗?它是否会取代传统支付方式,比如信用证?

V:传统的信用证不会消失。然而,毋庸置疑,信用证因涉及大量繁杂的文件,对具有持续贸易关系的交易伙伴来说并不是十分适合。对老客户来说,通常无需物权凭证就可实现货物的实际转手。但是,银行独立于基础合同的付款责任以及对于基于证明履约(包括装运)的信息的需求仍将存在。这也是BPO(银行间支付责任)将取得明显成效的地方,并且可以看出在此情形下市场中的BPO已运行良好。

某些评论家认为,通过eUCP(《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电子交单补充规则)可以满足这一需求。虽然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一个明确的事实是,对一种旨在从市场上获得交易的新创新来说,核心产品需要重新包装并进行差异化处理,以便与细分的、不同的市场需求匹配。

FT:谢谢您接受此次采访。对于您本人来说,在从事贸易工作中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V:从有贸易记录开始,已经反复证明贸易发展明显超过经济产出。

我认为,获胜者很显然将是那些实施得最好且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它们同时采取对外开放的国际贸易政策和措施。贸易便利化和全球贸易合作的意义对国际商会这一世界商业组织的使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要抵御那些保护主义措施的诱惑。这个世界已经汲取了“短期收益可能导致长期痛苦”的惨痛教训。

>本刊特约记者 王学惠(Ofei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