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近期外汇形势答记者问

发布:2012-11-23 09:13 来源: 外汇局
近期,在主要发达经济体相继实施大规模货币刺激政策、主权债务危机出现积极进展、国内外贸出口增速加快、经济显现触底回升迹象...
问:2012年10月底以来,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连续涨停。请问,这是否意味着近期我国热钱流入的压力增加?
 
答:近期,在主要发达经济体相继实施大规模货币刺激政策、主权债务危机出现积极进展、国内外贸出口增速加快、经济显现触底回升迹象等因素作用下,市场担忧我国资本外流、人民币贬值的紧张情绪有所缓解。但是,10月份的统计数据尚不支持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入压力显著增加的判断。
 
从结售汇情况看,2012年10月份,银行代客结汇环比下降9.1%,售汇环比下降10.6%,售汇降幅大于结汇降幅导致净结汇增加,结售汇顺差78亿美元,环比小幅增加15亿美元,但10月份远期结售汇仍为逆差。从跨境收支情况看,10月份,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入环比下降4.9%,支出环比下降6.3%,收付逆差53亿美元,连续两个月小幅流出,其中内地对香港继续保持资金净流出。从人民币汇率走势看,境内外即期人民币汇率差价进一步收窄,半年以上远期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延续升水(即未来人民币汇率贬值)。
 
综上,当前国内外汇供求仍保持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预期基本稳定。尽管外汇形势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但由于国际国内因素的共同作用,近期市场情绪由前期对中国经济和货币前景的过于悲观转向乐观,导致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对于这种市场情绪变化对未来外汇供求关系的影响,我们将继续密切观察。
 
问:在许多新兴市场都面临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3)引发热钱回流压力的情况下,为什么中国尚未受到这方面的显著影响?
 
答: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有很强的溢出效应,其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增加新兴市场管理资本流入的难度。对此,我们一直呼吁这些经济体采取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维护国际金融稳定。
 
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宽流动性、低利率政策,会刺激资本流入我国,但受以下因素制约,其作用尚不明显:一是今年8月份,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将表外同业代付业务纳入表内核算后,企业减少了进口延付并加速偿还前期的境外银行代付款。二是今年下半年,境内银行大幅下调外币存贷款利率,境内外美元利差收窄,一些企业以境内融资替代跨境融资。三是远期人民币汇率延续贬值,抑制了境内企业海外融资的热情。四是国内经济企稳回升的基础还需进一步稳固。五是QE3刺激资本流入的作用已被市场提前消化,10月份全球投资风险偏好又有所下降,新兴市场股票和货币总体均出现了一定回落。
 
问:如何看待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前景?外汇局对此将如何应对?
 
答:总体看,我国国际收支有望继续保持基本平衡,跨境资本有进有出、双向流动。一方面,国际金融市场环境逐步改善和我国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增长,有利于我国吸引长期、稳定的资本流入。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复苏、主权债务风险等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使市场情绪可能时好时坏并触发国际资本流动的短期波动。同时,在“走出去”等推动资本有序流出的政策引导下,未来国内资本主动输出的规模将不断扩大。
 
面对上述机遇和挑战,外汇局将加强对跨境资本异常流入流出的双向监测和管理,继续加快外汇市场发展,建立健全资本双向流动的国际收支自我调节机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