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人民币对外直投多点开花

来源: 《金融&贸易》2017年第4期 作者:余佳徽
随着跨境人民币业务向纵深发展,对外直投必然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微信截图_20171208173634.png
对外直投三阶段
2011—2015年:起步发展
为便利境内企业开展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出台《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1〕第1号),至此以人民币形式进行对外直接投资成为可能。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会议明确“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深化投资体制改革,确立企业投资主体地位”。为促进对外投资便利化,简化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审批流程,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外汇管理局、证监会等机构纷纷调整对外投资的行政许可要求,松绑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行为,支持中国企业跨出国门,通过对外投资,探索国际化发展道路。
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当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额同比增长18.2%。
随着跨境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政策的出台,以及政府简政放权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引导,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热情被激发。近年来,跨境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金额呈现持续较快增长,越来越多企业选择以人民币形式进行对外直接投资。
2016年:热潮来临
2015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加入对外投资的阵营,掀起一阵热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实现对外投资额11299.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3.7%。大多数企业的确是出于企业发展的综合战略考虑,做出对外投资的决策;但不可否认,其中混杂着少数企业,他们利用对外投资审查便利,借道对外投资渠道,实现资金跨境转移的目的。如果此举大范围蔓延,将使人民币汇率承压,从而进一步引发资本恐慌性流出。
2016年11月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攀升至接近7的高位,为稳定资本流出,防范对外投资风险,保障对外投资持续、健康发展,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和外汇管理局四机构联合加强了对外投资的管理。同时,要求银行加强对企业资本项目的真实性审核和资金流出管理,加大对新设企业对外投资活动、境内企业经营状况难以支撑境外投资规模、境外投资与境内公司主营业务存在较大差异、对外投资资金来源异常等投资行为进行核实。此举有效打击了人民币做空势力,遏制了资本恐慌性流出,虽然短期内,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额快速回落,但从长期看,便利对外投资和防范对外投资风险相结合的管理模式,将更有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
2017年:回归理性
热潮过后,政府层面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7〕74号),对境外投资方向提出了指导意见,明确将对外投资项目分为鼓励开展、限制开展和禁止开展三种类型,引导和规范企业的对外投资行为,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基础上,推动对外投资持续、有序、健康发展。在企业层面,由于对对外投资的各类风险有了全方位的了解,投资决策也更趋理性。

对外直投之利器
跨境人民币对外投资服务,如何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走出去”呢?
利器一:满足“走出去”企业的境外人民币使用需要,帮助企业规避汇率风险,节约财务成本
H公司是一家外向型石化企业,始终围绕石化产业链进行投资发展,为实现纵向一体化和横向多元化的产业发展战略,获取国外原油资源,打通国内化工原料和资源不足的瓶颈,缓解国内土地、环保和能耗压力,决定通过其香港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莱投资建设石化项目,利用国外资源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
文莱公司考虑到其项目80%的建设工程及设备供应均由中国企业提供,为减少汇率波动对项目的影响,文莱公司与国内供应商和承建方签署工程或设备采购合同时,选择以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为匹配后续人民币使用需要,减少货币汇兑的财务成本,H公司决定以人民币对外出资,投资款直接支付国内供应商和承建方。该投资货币的选择,帮助H公司节约财务成本700多万元人民币,同时有效降低了汇率风险。
利器二: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低成本的境外融资,帮助企业节约融资成本
K公司是国内领先的空气压缩机生产企业,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生产技术,技术研发能力强,随着节能减排政策的推行,产品竞争力进一步得到提升。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深入推进,K公司也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2016年,其成功收购一家新加坡地热能公司100%的股权,该公司拥有一家印尼地热能公司95%的股权,是印尼240MW地热发电项目的开发方。为支持印尼公司一期地热发电项目建设,K公司需要依托境内母公司的融资能力,为境外项目建设争取中长期项目贷款。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外项目人民币贷款的指导意见》(银发〔2011〕255号)的规定,允许境内银行为境内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开展的各类境外投资和其他合作项目(包括但不限于境外直接投资、对外承包工程以及出口买方信贷等)发放人民币贷款。考虑该项目为境外项目,金融机构依托自身的差异化优势组建跨境银团贷款,为K公司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跨境金融服务。其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借助政策性银行优势,利用央行低成本的SPL人民币特定贷款(Pledged Supplementary Lending,抵押补充贷款),为该项目提供支持;中国银行借助遍布全球的网点优势,通过境内、外支行跨境联动参团,为该境外项目提供集账户管理、跨境结算、境外融资、全球现金管理等为一体的跨境金融服务,同时借助境外机构的驻点优势,更好地进行银团的贷后管理。
利器三:迎合“走出去”企业资产保值融通需求,助力“一带一路”沿线产业合作园区建设
泰国泰中罗勇工业园是商务部授牌的“首批境外经贸合作区”,也是首家在泰国开发建设的中国境外工业园区。工业园位于泰国东部海岸,靠近泰国首都曼谷和廉差邦深水港,总体规划面积12平方公里,主要吸引汽配、机械、家电等中国制造业企业入园设厂,现已成为集制造、物流、商业生活区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园区。中泰两国政府关系友好,经贸合作日益紧密,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园区。目前,泰中罗勇工业园内入驻中国企业共计80余家,累计总投资近30亿美元,解决当地就业2万余人,累计实现工业总产值80亿美元;近三年,累计实现工业产值55亿美元,约占泰国工业产值的5‰,上缴税费接近6000万美元。
工业园区入驻的中国企业密集,对人民币接受度和认可度较高。近年来,银行的跨境人民币服务有力地满足了境外“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资产的保值需求,同时方便了中国企业与境内母公司的资金融通。
泰中罗勇工业园区内的Z公司是中国最大的轮胎生产企业的境外企业,为了规避美国对中国轮胎行业的惩罚性关税,不得不尝试“走出去”;考虑中国和东盟国家间的税收减免政策,该公司决定入驻罗勇工业园。Z公司现有年销售额3亿美元,原材料从国内采购,销往美国等地,存在人民币支付和储备的需要。跨境人民币对外投资的投资款可直接用于境内原材料采购,帮助企业对冲采购段汇率风险,减少汇兑的财务成本;同时,中国政局稳定,经济持续增长,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持有稳定人民币资产有利于资产保值,减少汇率风险。
泰中罗勇工业园区内的D公司是境内生产空调器主机和制冷设备的“走出去”企业。考虑人力成本原因,D公司的下游供应链核心企业迁移至泰国,D公司作为配套产品供应商,考虑供应链协同便利,也在泰国的罗勇工业园设立了工厂。D公司在工业园使用人民币资本金,由于该公司与境内母公司存在人民币资金跨境余缺双向调剂的需求,遂申请建立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当境外公司人民币充裕时,可将人民币调回境内母公司使用;当境外公司需要人民币融资时,境内母公司可临时出借人民币资金。

作者单位: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

对话

F&T:目前,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整体发展态势与前几年相比趋于稳定。您认为在新的经营环境下,业务该如何拓展?
余佳徽:
从2009年试点至今,跨境人民币已然走过了8个年头。《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显示,2016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达到9.85万亿元,占同期本外币跨境收付金额的比重超过25%。从零起步的快速增长固然可喜,但当跨境人民币发展到如此体量,速度已不是首要追求,确保跨境人民币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才是当务之急。在目前的形势下,无论是监管机构,还是我们金融机构,都应该注重“平衡”,平衡速度与质量的关系,平衡发展与风控的关系,平衡精细化和多元化的关系。

F&T:作为从事跨境人民币业务多年的专家,您认为开展该业务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余佳徽:
在当前防控金融风险为要务的大环境下,我们应该关注跨境人民币业务的相关风险。比如:在宏观层面,跨境人民币业务与人民币汇率、外汇储备等有着极大的关联性,在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凸显的今天,如何保障人民币汇率,使外汇储备处于健康状态,这是前一阶段我们曾经面临的问题;在微观层面,不少跨境人民币投融资需要海内外机构联动合作,如何加强对“走出去”业务的风险管理,如何防范风险的跨境传导,如何积累跨境人民币的反洗钱经验等,也是我们需要仔细研究的。

F&T:2018年,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趋势如何?银行应该如何把握机遇?
余佳徽:
2018年,跨境人民币必将继续向纵深发展,银行的机遇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不忘初心,服务实体经济。跨境人民币的诞生源于实体经济的需求,跨境人民币也一直将服务实体经济视为发展宗旨。随着人民币国际接受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将人民币作为结算和储备货币,银行需要加大跨国公司人民币业务的推广力度。
二是把握大势,服务“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要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着巨大的产业合作空间,银行应积极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人民币投融资服务。
三是关注前沿,服务跨境电商。伴随人民消费需求的提升,跨境电商迅速崛起,银行必须加强“蓝海”业务的研究,在完善风控能力的基础上,提供更加便捷和高效的金融服务。

 

阅读全部文章,请登录数字版阅读账户。 没有账户? 立即购买数字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