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跨境人民币变中求进

发布:2017-07-03 14:28 来源: 《金融贸易》2017年第2期 作者:王莉
如何利用好跨境人民币政策,为我国企业的全球化经营提供更加完善的投融资产品,是银行经营阶段性的重要目标。

b3802c5516fa7780.jpg

王静

目前,市场普遍反映跨境人民币业务的经营环境发生了改变,那么跨境人民币业务如何在变中求进呢?为此,本刊记者采访了平安银行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分行副行长王静。王静认为,随着我国自贸区体系的不断建设以及自贸区跨境人民币政策的不断完善,以自贸区为平台的各类跨境人民币业务,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F&T=中国外汇《金融&贸易》

F&T目前,市场普遍反映跨境人民币业务的经营环境发生了改变,您认为这些变化主要有哪些?

王静:作为跨境人民币发展的见证者,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会是一蹴而就的。自2016年“8·11”汇改以来,随着人民币汇率的调整,使得跨境人民币的参与者,尤其是境外参与者,对人民币资产等进行减持操作,同时以香港市场为代表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持续减少,形成了离岸人民币在汇率以及利率层面与境内的扭曲,进而在一定程度上,从贸易、投资等领域传导至境内的交易主体。这些都是人民币汇率以及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正常波动。今年以来,随着我国外汇储备以及汇率均趋于稳定,未来人民币双向流动将成为常态,任何一边倒的流动均是短期市场的调整行为。

F&T面对市场发生的新变化,跨境人民币业务如何从投资、融资、避险三个方面重新进行定位与细分?

王静:从商业银行国际业务角度来看,货物贸易企业在总体业务上的占比是逐年下降的,越来越多的中资业务,逐步将目光瞄准至海外资本市场,尤其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资背景企业开展了海外投资业务,从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来看,2016年全年,我国对外投资总额已经达到1700亿美元,这其中有大量的对外投资是采用跨境人民币的形式进行的。因此,商业银行在跨境人民币领域,应针对客户的不同跨境需求,分别从跨境贸易融资、跨境投资以及跨境汇率、利率避险等角度,推出对应的产品体系,以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

具体到跨境人民币领域,不同需求的客户虽然对应不同的产品,但根本上是基于海外经营的实际币种需求,从利用不同市场的价格,节省融资成本以及交易的便利化角度出发的。从目前来看,为上述需求提供服务,自贸区具有着天然的优势,这其中既包括支持中资背景企业,利用自贸区政策优势向海外积极拓展人民币业务,也包括境外机构利用自贸区这一平台,通过人民币进行中国市场的拓展。

因此,我认为,随着我国自贸区体系的不断建设以及自贸区跨境人民币政策的不断完善,以自贸区为平台的各类跨境人民币业务,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F&T市场主体对自贸区跨境人民币创新政策反映较为积极,但实际业务开展不及预期。您认为在业务实施中,如何能加快自贸区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的发展?

王静:从目前来看,我国自贸区在金融领域,可分为两大体系,一是上海自贸FT账户体系;二是上海以外的其他自贸区以现有账户体系搭载自贸区金融政策的体系。

以天津自贸区为例,针对金融支持自贸区的相关政策,在跨境人民币方面主要有两个文件,即《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支持(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关于支持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通知》。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天津自贸区在跨境人民币顶层设计中就强调了双向流动的概念。

首先在跨境人民币资金池方面,天津自贸区版的跨境人民币资金池的准入门槛做了调减,境内外营业收入的标准仅为全国版资金池的一半;在流入、流出额度设计上,天津自贸版资金池的流入、流出额度均为应计所有者权益的一倍,流入额度是全国版的两倍,并且相较全国版资金池,对流出额度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具备实务操作性。

在境内、外两个方向的融资上,天津自贸区先于全国“全口径”跨境融资管理政策,率先在自贸区内企业开展了相关的试点工作,积极引入境外人民币资金。同时,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境外人民币融资需求,尤其是大量中资背景的海外投资项目,天津自贸区内银行可向其境外公司直接发放人民币贷款,满足各项境外融资需求,这样可充分利用境内母公司资质,实现境外公司的融资需求,实现了信用的跨境传输。从融资角度实现了人民币的双向流动。

在发债市场,天津自贸区同样给予了两个市场发债的政策便利,与以往的“点心债”发债结构不同,自贸区内企业可直接以自身名义在海外发行人民币债券,并且可全额回流并按照募集说明书使用,虽然短期内境外人民币债券发行面临价格问题,但此通道已经为未来自贸区企业的海外发债开通了回流渠道,根据市场情况的变化可以随时启用。

另外,天津自贸区还同时允许区内企业的境外母公司在境内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使得跨国企业可随时根据市场利率变化,灵活选择人民币债券发行地,可为其有效降低筹资成本。

我认为一切政策创新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满足企业的实际需求,在此方面上,我有三点建议:

一是围绕天津融资租赁企业集中的特色,尤其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各类租赁需求,加快对跨境人民币租赁金融政策的制定。

二是围绕境内信贷资产的跨境转让,探讨如何一方面盘活商业银行资金,另一方面为海外人民币资金投资中国市场提供更多选择。

三是探讨开立人民币离岸账户的可行性。在新账户体系内,以人民币利率独立,电子围栏内不受限制,人民币资金不能随意入境。

F&T人民币跨境支付迈入了全新的“CIPS”时代,这为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带来哪些新机遇?

王静: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CIPS”系统的上线,在全球范围内搭建了一个清算、结算的跨境人民币服务体系,通过该系统可以有效打通境内清算体系与离岸人民币清算体系,实现了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清算。作为日益重要的全球性货币,此系统的上线能够为更多海外交易方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投资等提供更加便利的服务。

拥有独立的清算体系,也对跨境人民币的金融安全提供了足够的保障。境内商业银行通过接入该系统,可高效地为企业提供清算、结算服务,为人民币国际化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F&T您作为行业专家,能否结合贵行的实践和案例,谈谈目前应如何进一步发展跨境人民币业务?

王静:作为在自贸区一线工作的银行人,我能够更加直观地感受到自贸区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自天津自贸区获批挂牌以来,平安银行决策层就从国家对自贸区的战略定位出发,决定在天津自贸区设立一家服务北方地区以及各行业事业部的一级分行。

天津自贸区分行自成立以来,即着力围绕天津自贸区产业特色以及企业需求,凭借自贸区政策优势以及自身离岸牌照优势,为企业提供全套的自贸区跨境投融资解决方案。

依托自贸政策,平安银行逐渐将业务范围拓展到全国,并针对非居民客户的业务需求进行研究,相继利用自贸政策为客户解决了相关跨境人民币需求问题。以某大型集团为例,其作为香港上市企业,有着大量的资金双向流动需求,为此,我们为其设计了依托自贸区企业的跨境人民币资金池,将境内外有资金归集需求的关联企业纳入成员单位,实现了其跨境资金流动的需求,分阶段满足了境内外不同时点的用款需求,节省了大量的财务费用。

在跨境并购领域,我们还积极利用自贸区银行可直接为非居民企业发放人民币贷款的政策,为某上市公司完成了境外并购的人民币贷款,满足了其境外融资需求。

随着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未来人民币双向流动的趋势将更加清晰,如何利用好跨境人民币政策,为我国企业的全球经营提供更加完善、便捷的跨境人民币融资产品,是平安银行下一阶段的重要目标,为此,我们也会在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及时地挖掘相关客户需求,更加灵活、创新地服务实体经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