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银企遇见“自由贸易港”

发布:2017-12-18 16:03 来源: 《中国外汇》2017年第24期 作者:薛键
从保税区、自由贸易试验区到自由贸易港,加上“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为银企提供了日益广阔的发展空间。

从上海自贸区的深化改革方案,到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自由贸易港”的概念,再到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撰文诠释,相信自由贸易港将在不远的将来华丽出场。

自由贸易港管窥

从自由贸易区到自由贸易港,一字之变,除了字面上由“区”至“港”所带来的恢弘感外,自由贸易港比自由贸易区更强调了“港口”的功能特性,即港口吐纳货物、融通世界的功能。对比鹿特丹和中国香港这两个自由贸易港会发现,前者以航运及贸易为重点,而后者则除了固有的航运贸易等功能之外,更以世界金融港为亮点。

鹿特丹:航运贸易自由港 

荷兰是全球经济开放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其最大的港口(也是欧洲最大的港口)鹿特丹港,早已是一个世界闻名的自由贸易港。不过若对比自由贸易港的金融属性,鹿特丹港则更偏重于其自由港的航运及贸易属性。

笔者曾参与某国有大行在鹿特丹开设分行的工作,对鹿特丹港有切身感受。鹿特丹港作为港口的历史始于13世纪;1938年,其已成为欧洲第一大港;1962年起,成为世界第一大港,直到2004年才被上海超越。除了海运之外,鹿特丹港还能提供铁路、公路和内河航道等多式联运网络服务、专业码头服务,及仓储、分拨等港口增值服务。

拥有18万工作人口鹿特丹港区,信息科技高度发达,全港利用PORTBASE来进行港区的信息交互。因此不论是代理商、航运公司,还是港务局,凡涉及港口的物流事项,均可通过信息平台实现信息交互、即时沟通。

海外进口货物到达欧洲时,一般都需要立刻缴纳增值税和进口税,而鹿特丹港在税收方面独辟蹊径,可通过税务代理延期缴纳增值税,且可到定期增值税退税时再行缴纳,其在实务中的实际效果相当于不用缴纳增值税。另如将货物存放保税仓库,鹿特丹港也允许客户延期支付关税。

鹿特丹港是欧盟重要的海上对外边境,也是世界上通关效率最快的海关关区之一。港区通过高科技扫描仪及装备的全球最快列车扫描仪,快速清关并尽量减少开箱检查的麻烦。在海关相关进出口文件的提交上,港口同样利用PORTBASE系统向海关在线提交文件,因此无论进口商、出口商、发货人或航运公司身在何处,均能及时办理。

世界一流的天然良港,配套历经多年建设的完备高效的基础设施,再加上国家自由贸易港的政策支持,及税收、海关等优秀服务的支持,使鹿特丹港成为荷兰经济的基石之一。2017年上半年,虽然欧洲经济情况整体平淡,但鹿特丹港的吞吐量仍有3.9%的小幅增长,对荷兰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带动作用。

香港:金融自由港

中国香港首先就是一个“港”,因此理所当然和其他世界著名港口一样,首先是一个货物贸易自由港。但香港对于世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更是一个金融的“自由贸易港”。和鹿特丹相比,香港的金融属性更强。

中国香港长期作为开放经济体,绝大部分货物进出口无需缴税,相关税务设置简单,营商环境便利,且积极参与有利于流通的多边贸易协定。多年自由港的营建,使得香港在航运及贸易方面领先世界,早已是亚洲乃至世界的航运及贸易中心。

在世界金融中心指数排名(Global Financial Centers Index)中,2017年中国香港仅次于伦敦、纽约和东京排名第四;而在世界经济自由度排名中,自1995年起,香港始终排名第一。作为金融自由港,中国香港拥有世界级的金融机构和金融能力,资本自由流动,还有高效、公正的法制体系保驾护航。由于香港金融自由港的性质,集聚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资金资本,形成了世界领先的股票发行市场、银行贷款市场,同时也构建了亚洲主要的私募投资中心以及债券市场。全世界各地机构都可以在香港公开招股或发行债券,或利用国际银团贷款等渠道进行融资。

七百万人口的中国香港因为自由港的建设,已远远超出了它表面上的份量。目前,内地60%的对外投资均经过香港或目的地为香港;而到内地的外商直接投资约有三分之二途经香港。中国香港同时也是内地公司上市的首选地之一,香港证券交易所近一半的上市公司为内地公司,占到市值六成以上。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香港作为一个自由贸易港将可以释放出更大的能量,成为贸易及金融的综合服务平台,并进一步发挥资金融通的作用,成为跨境投融资平台,更可以借助其多年的国际化经验,通过深化与内地合作,共同开发“一带一路”市场。

中国香港一个特殊的优势,就在于它既是中国的一个世界金融中心,但又有“离岸”特色。内地未来建设的自由贸易港也“既在岸(指地理)又离岸(指政策)”,和香港颇为神似。

自由贸易港为企业带来新机遇

目前,多地均在启动或酝酿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包括上海、浙江、福建和广东等地。而上海借助其首创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优势,理所当然地走在自由贸易港的最前列。商务部近期也表示,正会同上海市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设立自由贸易港的有关建设方案。

在这项宏大的变革试验中,基于航运、贸易及金融方面的革新与尝试,必将给自由贸易港区内的企业带来重大的业务机遇,同时,也将为自由贸易港区外,乃至全国的企业带来新的业务机会。

首先,自由贸易港的开放,将主要体现在“一线”放开的力度上:在自贸区实践的基础上,通过更先进的信息化监管措施,对接更高水平的国际化标准,营造一种高效的“境内离岸”环境,形成国际航运及贸易的新高地。

原来的自贸区,虽然也是一线放开,也豁免了关税,但区内货物流动依然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并不能实现完全自由的转口贸易;而未来的自由贸易港,将最大限度地在港区内实现货物的自由流动,乃至取消在港区内的货物贸易管制措施,最大程度地简化一线申报手续,实现不报关、不完税,转口贸易不受限,以此促进货物贸易的进一步便利化。

对我国贸易型企业来说,由于中国自身对大宗商品有着巨大需求,未来自由贸易港的设立,将带来前所未有的贸易便利化。如果再考虑到上海等自由贸易港在国际航线上的区位优势,未来自由贸易港将有可能成为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中心,进而发展成为能覆盖全球的国际性交易中心和定价中心。由此,国内相关贸易企业可以借自由贸易港走向海外,参与国际竞争,实现业务升级。

其次,自由贸易港建设将推动物流行业向深度发展。目前上海自贸区港口的主要物流业务还是以船务、货代、报关等传统类业务为主;随着自由贸易港开放程度的提高,集装箱物流等增值服务有望得到大幅提升。未来,如果在港区“境内关外”相对宽松的海关监管政策下,在自由贸易港内国外集装箱货物能够便利中转,实现国际物流的中转自由,国际中转集拼和二次集拼等业务的开展,就有了现实的可能性。由此,将在整体上提高自由贸易港商贸功能的升级,也会给我国物流企业开展国际物流配送、采购、制造加工以及国际物流金融保险等高附加值业务,带来机会。

另外,港口离不开船舶,未来自由贸易港也会给我国的船舶、航运等行业带来新的机遇。借自由贸易港的开放条件,如通过推出船东不受外资股东比例限制等便利措施,相关企业可以发展国际船舶登记、船舶融资,促进外挂船舶回归,并籍此推动相关的航运保险、船舶检修等航运服务产业链的发展。

由此可见,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和实现,将给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物流、航运和船舶等行业的企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自由贸易港为银行带来新契机

除货物的自由流通之外,未来的自由贸易港还将为完善资本、资金的自由流动提供更大的便利。此外,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背景下,通过自由贸易港形成在岸的离岸人民币中心也值得期待。在此基础上,借助进一步的“一线放开”,自由贸易港未来还可形成境内关外的对外投融资中心,并可结合自由贸易港在货物贸易、航运船舶、大宗商品等方面的特点,发展贸易金融更为强大的金融产品体系,包括福费廷、融资租赁、船舶飞机融资等金融细分领域。而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的发展,也必将反过来促进自由贸易港本身的建设和发展。所以自由贸易港将在资金流动便利化、离岸人民币、贸易金融和跨境投融资四个方面,为银行带来发展契机。

首先,自由贸易港金融服务的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项下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发展可以很好地对接。随着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等跨境清算基础设施的建设,跨境支付将进一步便利化,形成资金沉淀,并最终形成一个有规模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在自由贸易港内,企业可以享受接近国际标准的本外币跨境支付;银行则可以借助便捷的跨境支付,更好地服务客户,并通过为大中型企业提供本外币一体化的跨境资金池等增值服务,提高金融服务能力。

其次,自由贸易港的发展将促进国际贸易的进一步发展,由此会带来贸易金融的发展。在此背景下,银行和相关金融机构可以获得新的贸易金融业务发展来源,配套的国际信用证、国际托收,乃至区块链下的新型贸易融资业务,都将有机会得到较快发展;相关衍生而来的国际福费廷业务也会得到新的发展动能,福费廷二级市场将有望更加活跃。和航运、物流业相关的国际融资租赁业务,以及相对更为专业的船舶融资、飞机融资等业务,都将迎来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

第三,未来在自由贸易港还有可能形成一个“在岸”的“离岸”融资中心。这样一来,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国内企业,就能更好地利用自由贸易港这一国际融资中心,通过全球金融资源配置,有效降低融资成本,开拓新的融资渠道。未来的跨境融资,不但可以通过向银行借贷(间接融资),如通过国际银团贷款、跨境双边贷款等实现,还可以通过海外发债(直接融资)实现。这也就是说,自由贸易港一旦建成,就可以借助其离岸特性,成为国内的“海外”融资中心。从直接融资的发展看,在条件成熟时还可以建设“国际板”,这样还能吸引国内、周边及国际企业在自由贸易港内的证券交易所IPO、挂牌上市。

上述离岸国际融资市场的形成和发展,将为参与其间的银行带来大量的业务机会,不管是直接参与给企业发放贷款,还是参与国际银团贷款的一级或二级市场,都能给银行的资产配置提供新的选择;而投资银行及证券公司,则可以通过在自由贸易港内的金融市场为发债及发行股票的企业提供咨询和支持业务,获得丰厚的回报。

最后,在跨境投资方面,无论是海外对国内的投资,还是国内的海外投资,在自由贸易港之下,都将有望得到一个新的境内“离岸”集散地。类似香港的“沪港通”“深港通”以及“债券通”等业务,也将在自由贸易港二线有限开放之时试水,形成自由贸易港的“股票通”和“债券通”。此类业务的发展,将会给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带来大量的托管业务、经纪业务等投资派生业务。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未来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必将会继续加速,自由贸易港就可以在其中发挥跳板作用,在资金筹集、项目配对、风险管理及专业支持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自贸区及自由贸易港的建设虽可能都在上海起步,但将在先行先试以后,复制推广,服务于整个国家对外开放战略。从保税区、自由贸易试验区,到自由贸易港,再加上“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为银行与企业提供了日益广阔的发展空间。

作者单位:南洋商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