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善用避险工具

发布:2017-08-23 17:07 来源: 《中国外汇》2017年第16期
利用金融工具降低汇率风险、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减少市场波动的影响,对中资跨国公司来说,是汇率避险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利用金融工具降低汇率风险、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减少市场波动的影响,对中资跨国公司来说,是汇率避险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坚持对冲原则、坚持敞口管理、坚持源头控制,也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国石油”)外汇风险管理的实践经验和基本理念。

当前,中国石油在经营中碰到的汇率、利率风险一般有两种形式:一是进出口贸易和工程技术等外汇收支,主要通过外汇远期、外汇掉期和外汇期权来避险;二是外币资产和负债不匹配造成的汇率利率敞口风险,主要通过外汇掉期、利率掉期等金融衍生工具避险。

外汇远期锁定贸易成本

外汇远期指企业约定未来某一个时间点买卖外汇的币种、金额、汇率,到期后按照上述约定的条件进行交割。由于可以通过事先确定汇率来减少期间可能发生的汇率波动风险,从而可锁定成本。除了与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外,外汇远期无其他风险,是最简单的金融套保工具。

中国石油承担了我国大量的原油天然气进口重任,每年的油气进口贸易购汇均超过300亿美元。一般情况下,贸易企业均是以即期购汇支付油气款项。但在部分进口合同中,外方往往要求事先确定价格,需要我们提前预计购汇汇率,锁定购汇成本。对于此类合同,贸易企业通常情况下会选择进行远期购汇,以规避人民币汇率上下浮动带来的风险,并在期初签订油气买入合同时,按照锁定的汇率计算采购成本。

需要注意的是,远期工具只是锁定了成本,不是降低成本,需要与合同的要求相匹配;另外,由于境内政策要求,远期工具仅可作为套期保值用途,因此如果到期汇率上升,企业不能以平仓来进行套利交易。

外汇掉期调节不同币种间的流动性

外汇掉期是指双方在期初约定交换某两种货币,同时以约定的价格在期末进行反向交换的交易。

2017年6月,境内人民币流动性异常紧张,3个月Shibor达到4.7以上的高位。中油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财务公司”)面临着人民币流动性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各家银行的拆借和透支额度也非常有限,人民币回购市场利率高企,单纯从人民币市场融通资金在量价上均已不能满足需求;与此同时,公司却存在大量美元沉淀资金。经过测算,最终公司通过美元掉期交易解决了人民币流动性的燃眉之急:即期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3个月后以约定的汇率反向操作。该笔交易的掉期点为380bps,美元存款的机会收入约1.5%,综合计算相当于用3.7%的成本获得了人民币,由于外汇市场流动性较强,反而比直接借入人民币更便宜。

外汇掉期最适合多币种运营的跨国企业:本身有多个币种的收入和支出,可以将短期不需要使用的币种转换为当前需要的币种,不但可以解决短期流动性的问题,锁定风险,避免因汇率、利率剧烈波动带来的损失,而且成本相对也较低。

利率掉期实现资产负债缺口管理

利率掉期是指交易双方签订协议,在一定时间内根据不同种类的利率,相互之间定期支付利息,交易双方不交换本金,一方提供浮动利率,另一方提供固定利率。

以规避负债方利率风险为例。某企业有一笔5年期、浮动利率计息的美元负债,利率为3个月Libor+1%,每季度付息一次,第一期利率为2.3%。该企业预测,目前美元利率已经见底,未来Libor有上扬的风险,为规避此风险,该企业与银行进行如下利率掉期交易:银行每3个月支付给企业Libor+1%的浮动利率,与企业的原借款利率条件完全一致,以让企业支付应付负债的利息;而企业则向银行支付2.9%的固定利率。上述利率掉期将变动成本转化为固定成本,可规避Libor上升的风险,强化企业对成本的管控。

利率掉期被广泛应用于资产负债的利率缺口管理中。财务公司2011年在境外发行10年期美元固定利率债券,息票率4.5%,但公司自身资产运用均是浮动利率收入,出现了大量利率缺口。为了平抑市场利率波动带来的经营不确定性,实现资产和负债的利率匹配,公司对境外债券进行了套期保值,将固定利率支出掉期为6M Libor+138bps的浮动利率。实践证明,此操作在债券存续期间平滑了公司成本曲线,使之与收益曲线匹配,有效规避了市场利率波动对经营的影响,增强了对经营和风险的操控和预判能力。

利率掉期要重点防范利率变动导致互换价值变成负值的损失。首先要以套期保值为目的,并尽可能有较高的匹配程度,面临的市场风险会更小;而以套利和投机为目的则风险较大,需要随时盯住利率市场,择机平盘。此外,由于利率产品普遍期限较长,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也要随时关注,在选择交易对手时,尽量选择一些大型国有银行,且签订交易对手协议和交易协议的时候,还要明确交易双方的权利及义务。

交叉货币掉期解决资金来源

交叉货币掉期是指两笔金额相同、期限相同,但货币币种不同的资金之间的本金和利息的调换。前述利率掉期是相同货币债务或资产间利率支付方式的调换,外汇掉期是只交换本金币种,不交换利率;相较之下,交叉货币掉期可以说是利率掉期和外汇掉期的结合,既交换本金也交换利率。

财务公司需要一笔境外人民币,用于在境外向企业发放贷款,但公司自身没有人民币资金来源。为解决人民币资金来源并锁定资金成本,控制汇率、利率风险,财务公司通过一笔美元人民币的交叉货币掉期,以自有美元掉期为人民币资金,再将自身的人民币资产转换为美元资产:即期以6.84汇率支付美元收取人民币,交易存续期间,按每季度交换一次利息收入,支付银行4.3%的固定人民币利率,收取1M Libor+50bps的浮动美元利率。该操作一方面获得了人民币资金用于放贷;另一方面,将人民币贷款的利息收入转化为美元利息收入,完全匹配了公司自身的美元负债,使原贷款本身带来的利率和汇率风险实现了完全对冲。

交叉货币掉期的风险,除了上述利率掉期中提到的风险点外,还应注意交易达成后,在账面上有可能形成损益。这需要进行套期保值会计处理;同时,由于互换的资金往往用于其他项目,还需要企业随时关注资金实际使用人的流动性情况,以免发生交叉违约。

不断优化避险策略

中国石油自上世纪90年代走出国门开拓国际市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在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运作有近百个油气项目。其中不少海外项目所在国和地区存在着政治不稳定、经济发展不平衡、金融体系不发达等实际问题。根据这一情况,中国石油从源头上抓牢风险管控,不断优化避险思路,加强外汇资金管理。

一是推行外汇资金集中管理。经外汇局批准,中国石油自2004年开始逐步实施了境外资金集中管理和境内经常项目集中管理,将可归集的外汇资金集中在财务公司设在北京、香港、新加坡、迪拜的四个资金池,以降低资金在海外项目所在国的存量,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二是发挥中国石油上下游一体化特色。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坚持投资带动、项目滚动和整体协调发展,强化“油气投资+国际贸易+工程技术服务”综合一体化运作;在资金业务上,不断拓展投资资金回收渠道,充分利用股东贷款、工程服务合同等加大回款力度。在汇率风险管控上,除要求企业做好自身汇率风险技术层面的防范外,集团层面还利用结算双方均为中国石油企业的特点,实现风险自然对冲,降低集团整体的汇率风险敞口。

三是以财务公司为平台实施专业化管理,由财务公司集中为企业办理结算、贷款、筹融资、外汇交易,将各个企业分别面临的部分外汇风险集中到财务公司一个平台,以利于实现集团内部的风险对冲。

目前,中国石油部分业务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由于这些国家和地区大都是发展中的经济体,存在一定程度的外汇管制,因此其汇率、利率风险,相较美元、欧元、日元这类成熟经济体的货币更大。这就要求企业在进行跨境资本投资合作之前,要充分评估该国家的汇率基本面情况。对于可自由兑换、非外汇管制货币,可以积极利用前文介绍的各类金融工具进行套期保值,规避汇率、利率风险。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发展中国家货币流动性较低,套期保值成本较高,因此企业需要根据自身情况,设定一个套期保值比例,以对冲一部分风险。对于非自由兑换和外汇管制货币,利用金融工具进行套期保值的难度较大,企业应更多地从经营层面考虑避免风险,尽量减少当地货币的敞口。

无论是避险策略还是避险工具,企业在抉择时,均应以实际需求为基础,权衡业务特点、市场环境、汇率走势、财务风险偏好等多种因素,在设定的可容忍的风险水平下,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避险策略。需要注意的是,汇率风险管理工具的运用是为了降低风险、减少市场波动的影响,切不可用于投机套利,随意放大衍生工具杠杆,增加经营风险。

作者单位:中油财务有限责任公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