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温和增长面临三大隐忧

发布:2017-12-22 16:03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吴乐珺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看来,世界经济在2017年迎来了“可喜的复苏”:按照IMF最新估测,今年世界经济增长3.6%,为2011年以来最快增速。

 

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

新华社发

开栏的话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看来,世界经济在2017年迎来了“可喜的复苏”:按照IMF最新估测,今年世界经济增长3.6%,为2011年以来最快增速。

即将与2017年挥别的世界经济,如何从“平庸”的困局中挣脱?复苏进程中,又存在哪些危机和挑战?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新一年,又将怎样抓住难得的机遇?从今天起,我们推出系列报道,本报驻外记者带您一同透视世界主要经济体。

12月15日,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公布税改议案最终版本,计划本周表决。这是美国时隔31年再次对税收进行重大改革,将对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此次减税,加之今年以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美联储推出的加息和资产负债表正常化项目(“缩表”)等举措,在一系列刺激政策和宽松财政的推动下,美国经济保持温和增长,乃至持续扩张的态势。但任何增长都有周期,巨额债务、实际GDP增长放缓以及“谜”一般的低通胀等现象,则是影响美国经济长远发展不可忽视的因素。

经济扩张在各行业越来越广泛

12月13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其任内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联储将逐步加息,影响通胀的因素可能是暂时的,预计就业市场仍将在未来数年保持强劲势头。

此前,在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就美国经济前景举行的听证会上,耶伦盛赞美国当前经济形势。她表示,经济扩张在美国各个行业以及全球大部分地区都越来越广泛,美国经济将继续增长。

素来表态谨慎的耶伦作出如此评价有足够的底气。从今年1月到10月,美国就业每月平均增长17万,而随着就业增长,今年比8年前增加了1700万个就业岗位。10月美国失业率为4.1%,接近17年来最低点。此外,虽然面临人口老龄化压力,但近年来美国劳动参与率变化并不大,说明劳动力市场状况持续改善。而被认为对整体经济状况敏感度高于白人的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的失业率在过去一年逐渐下降,目前接近经济衰退前的水平。

2008年,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将本轮金融危机推向高潮。近10年来,美国努力从危机的衰退中恢复,限制金融体系过度增长和扩张,警惕危机影响的非均衡性。目前银行体系资本充足,金融部门整体风险处于温和水平。此外,股市表现抢眼,今年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约18.5%。大企业联合会公布的11月数据显示,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25.9,为17年来最高。

美国商务部近日称,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按年率增长3.3%,高于此前预估的3%,创下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最快增速。国会预算办公室也表示,第三季度的经济产出略高于潜在GDP。《华尔街日报》称,这是美国经济10年来实际GDP首次超过潜在GDP,表明美国经济资源正在被有效利用。据最近国会通过的税改法案,预计未来10年内将削减1.4万亿美元的税收。美国联邦税收委员会预测,税改将令美国经济额外增长0.8个百分点,还将一定程度上吸引海外资产回流,短期内都将刺激私人消费和投资明显增长。

而对于2018年的美国经济前景,外界普遍比较乐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现任名誉所长及高级研究员弗莱德·博格斯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已经保持了8年增长,并且这种增长趋势会持续下去。11月28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17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期由2.1%上调至2.2%,将2018年预期由2.4%上调至2.5%。

经济增长恐跑不过“借钱”速度

经济繁荣,带来的担忧则是经济过热。耶伦坦言,美联储担心经济增长失控,不想经济繁荣之后又出现萧条,因此致力于继续渐进式加息。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简·哈特苏思也认为,虽然美国经济短期衰退风险看似不大,但防止经济过热将成为2018年及以后更为紧迫的任务。目前来看,美国经济至少存在三大隐忧,给长期增长蒙上阴影。

一是巨额债务难以持续。欣欣向荣之下暗流涌动的是美国政府与个人的双重债务危机。美国联邦税收委员会预测,税改政策将在10年内增加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耶伦对减税刺激导致美国公债增长、财政赤字扩大表示担忧,称“非常担心美国债务路径的可持续性”,目前美国的债务与GDP之比约为75%,已经到达“那种应该会让人夜不能寐”的水平。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杰罗姆·鲍威尔也表示对债务增长深感担忧。家庭债务方面,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家庭负债总额同比增加了逾5000亿美元,达到12.84万亿美元,这相当于美国目前GDP的2/3,人均负债高达近4万美元。

二是实际GDP增长缓慢。相对于前几十年的经济扩张,目前美国实际GDP增长相当缓慢,持续8年的经济扩张周期年均增长率仅略高于2%,耶伦称该速度“令人失望”。加之已经是巨额的债务规模,美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恐跑不过“借钱”的速度。究其原因,劳动力结构存在巨大隐患,婴儿潮一代退休,老龄化压力日益增大,而劳动生产率也保持低迷。实际GDP增长缓慢,还将引发巨大的社会问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凯瑞商学院副教授亚历山德罗·瑞布奇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初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是年轻员工和即将退休的员工。危机时,刚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员工由于缺乏经验往往成为首批被解雇对象,很难再就业,这将对他们的收入增长产生持久影响。过去几年,美国高校毕业生长期就业前景急剧恶化。年长员工的积蓄和再就业前景也逐渐消失,加剧收入不平等,严重伤害缺少社会保险的穷人,美国新一轮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即源于此。

三是“谜”一般的低通胀现象。即使在经济活动增长和劳动力市场走强的情况下,通货膨胀率仍然低于2%,核心通胀仍受抑制。过去5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通胀率一直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对此,耶伦称,这有可能受暂时性因素影响,中期内美国通胀率有望回升至2%的目标。不过,耶伦也指出,今年通胀率再次走低有可能也反映了一些长期性因素。分析认为,通胀持续低迷令人费解,将对未来货币政策的实施带来不确定性。

税改增加资本向美国流动意愿

特朗普执政以来,推行“美国优先”策略,而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经济表现将直接影响全球经济,其货币、税收、贸易等政策都会产生外溢效应。

特朗普政府早已开始为金融监管松绑,美联储13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三次加息。耶伦表示,美国劳动力市场继续改善,预计通胀水平将逐步回升至美联储目标区间,因此美联储保持渐进加息的节奏是合适的。加之,美联储“缩表”有实质加息的效果,让美元呈现走强趋势,而此次税改,根据最新版本,企业税税率将从35%下降至21%。以上措施长期来看,理论上都有吸引资本回流至美国的作用,并增加全球资本向美国流动的意愿。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势必对流动性产生影响,很多新兴经济体恐面临金融紧缩压力。

因此,其他经济体一方面要继续结构性改革,释放潜能,扩大内需,另一方面则需要从营商环境、法治环境、宏观政策、产业链等因素考量如何确保本国对外资的吸引力。

(本报华盛顿12月18日电)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