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新格局”下的油气合作

发布:2017-04-28 15:25 来源: 中国外汇网 作者:荣蓉 王亚亚
三年多来,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的油气合作上取得了重大成果,但在新一轮全球性的石油工业“薄利时代”,中国石油与“一带一路”沿线合作伙伴所面临的共同挑战也将更加突出。

2017年,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油气合作的20周年。经过多年耕耘,目前,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拉克、伊朗、印尼、新加坡等19个国家执行了50个油气合作项目,2016年油气权益产量超过5900万吨。中国石油已成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市场主体。

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表示:过去三年,中国石油认真落实中央关于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突破口、发挥对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性作用和示范效应的要求,实施了一批重大项目;今后,面对全球石油工业进入“薄利时代”带来的新形势、新挑战,中国石油将继续以全球油气供需市场为依托,全面参与“一带一路”地区油气工业宽领域、深层次、高水平的融合发展,向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的目标迈进。

 

《中国外汇》:“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已有三年多时间,目前看,在该倡议主导下取得了哪些成就? 

王宜林:党的十八大之后,党中央着眼于我国“十三五”时期和更长时期的发展,逐步明确了“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3个大的发展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分别于2013年9月和10月提出了“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倡议。“一带一路”建设的定位是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和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是我国今后相当长时期对外开放和对外合作的“管总规划”,也是我国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主动作为。

据我观察,“一带一路”倡议落地后已初见成效。俄罗斯、蒙古、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伊朗、沙特、土耳其、波兰、匈牙利、捷克等沿线支点国家已成为我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以中蒙俄、新欧亚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巴、孟中印缅、中国-中南半岛这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为骨架,“一带一路”把欧亚大陆主要国家串联起来,同时把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中东欧等次区域联结起来,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资源、产业投资、金融合作、港口建设等领域合作为支撑,初步形成了一张规模庞大的合作网络。目前,一批重要的标志性项目已经落地,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匈塞铁路等项目均取得了重大进展。

 

《中国外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给中国石油带来了哪些发展机遇?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获得了哪些成果?

王宜林:中央提出 “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石油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的决策部署,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深化区域油气合作,取得了重要进展。

实际上,到2017年,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油气合作已经整整20年了。1997年7月,我们签订了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大型油气合作项目。这是我们在“一带一路”上的第一个项目,只不过当时不叫“一带一路”,叫中亚俄罗斯合作区。目前该项目的油气生产水平仍保持在1000万吨当量以上,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截至目前,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拉克、伊朗、印尼、新加坡等19个国家执行了50个油气合作项目,2016年油气权益产量超过5900万吨。中国石油已成为央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市场主体。

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我们认真落实中央关于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突破口、发挥对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性作用和示范效应的要求,实施了一批重大项目。已建成的有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缅油气管道。总的来看,“一带一路”是中国石油海外重点油气合作区,也是中国石油海外油气产量和经济效益的主要来源地。

三年多来,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油气合作上取得了以下重大成果:一是中俄油气合作成果丰硕。2016年10月,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正式开工,预计2018年正式投入运营;2015年6月,中俄天然气东线管道正式开工,预计2018年底前建成通气;2014年1月,中国石油成功参与俄罗斯北极亚马尔LNG项目,该项目预计2020年建成1650万吨产能。二是中国石油与中亚国家的油气合作进展顺利。三是在中东地区取得了重大突破。截至2016年底,中国石油在中东伊拉克、伊朗大中型油气项目上已累计投入近80亿美元;累计投资带动中方工程技术服务、产能装备出口超过100亿美元。2017年2月,我们还积极参与了阿联酋油气合作,成功收购了阿布扎比陆上最大的ADCO油田8%的股份。四是社会效益良好。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重点资源国油气项目的员工当地化比例已超过85%,累计带动当地就业超过8万人,累计惠及当地人口超过100万人。

 

《中国外汇》:当前,全球能源产业结构深度调整,国际油气价格低位震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也多处于高风险地带,对于这些风险和挑战,中国石油是如何应对的?

王宜林:当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深度调整,能源供求关系发生深刻变化,非传统安全挑战不断增多,新一轮全球性的石油工业“薄利时代”已经到来。在新的格局下,中国石油与“一带一路”重点资源国及各合作伙伴面临的共同挑战更加突出。

一方面,油价下跌对全球石油工业造成了直接冲击。受低油价影响,包括中国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石油公司在内的全球油气企业纷纷削减投资支出、减缓投资节奏。企业利润因此大幅缩水甚至出现亏损,这又进一步影响了工程技术、工程建设、装备制造等业务的发展。另一方面,非传统安全风险影响愈加突出。2015年以来,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油价大幅下跌影响,“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安全形势有所恶化,宗教极端、民族分裂等恐怖活动依然活跃,油气合作项目的经济性、安全性面临严峻挑战。此外,区域贸易自由化程度有待进一步提升。比如,中亚俄罗斯地区相关国家在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进程、消除投资贸易壁垒等方面,仍存在限制性因素,制约了投资贸易的健康发展。

面对新形势、新挑战,中国石油将以全球油气供需市场为依托,全面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油气工业宽领域、深层次、高水平的融合发展,以有效服务于“一带一路”总体战略的实施。一是不断拓展合作领域层次。深入贯彻落实双边、多边能源合作协议,继续推动油气勘探开发、管道炼化、销售贸易等全产业链合资合作,支持推动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建设运营,不断拓展和深化合作领域层次。二是积极创新油气合作模式。运用新思路、推出新举措、创建新机制,不断探索在股权置换、原油来料加工、提高采收率技术研发与应用、非常规资源开发、人才联合培养、产业园区共建等领域的合作新模式,释放合作潜能。三是有效构筑风险防范机制。积极构筑健全有效的区域风险管控体系,有效防范油气合作中的经济、安全、汇率等各类风险,特别是要推动构建管道安全保障、应急协调等相关双边、多边合作机制,保障油气合作项目和跨境油气管道长期安全平稳运营。四是共同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健全完善双边贸易和投资合作的法律基础,推动双边、多边投资保护协定签订,简化通关流程,畅通人员往来,积极推动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为全方位油气合作提供支持有力的政策环境。

 

《中国外汇》:近几年来,我国企业对外投资加快,尤其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增长迅猛,但也有个别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存在虚假投资,对跨境资金流动造成了一定影响。为此,外汇局也在完善微观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体系。您认为,怎样才能更好地做好宏观审慎跨境资本监管与微观跨境资本流动管理?

王宜林:中国石油作为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国内最大的油气生产供应企业,始终坚持以维护国家能源安全为己任、以维护国家经济利益为根本,积极践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的金融和外汇政策,建设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近年来,中国石油积极响应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推行的宏观审慎跨境资本监管与微观资本流动管理,在公司内部积极宣传贯彻有关外汇业务真实合规性审核、结售汇管控、跨境资金监管等政策,并下发通知,要求各级企业都要严格执行各项管控指标。

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石油将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增强国际油气合作规模实力和盈利贡献,进一步提升国际化经营能力;加强与资源国和国际大石油公司合作,有序、有效推进油气投资项目;统筹优化原油天然气进口、成品油出口等国际贸易业务,满足公司产炼销运行和平衡的需要。中国石油在进口油气贸易购汇、境外投资及境外放款等外汇相关业务方面需要相关部门给予政策支持。

鉴于宏观审慎跨境资本监管与微观跨境资本流动管理要求,结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原则,建议国家外汇管理局等主管部门对企业外汇业务实行分类监管,优先保障涉及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企业需求。一是充分考虑我国油气进口实际需求,满足中国石油进口油气的购汇需求;二是对于涉及国家能源安全的油气投资项目给予资金支持,满足企业境外投资、境外放款的需求;三是谨慎开展跨境资金调剂业务,以利于企业更好地利用境内外、本外币等不同市场降低资金成本,提高资金效益。

 

《中国外汇》: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投资和贸易低迷,“逆全球化”思潮涌动,不确定因素增多。您认为,在新的国际经济形势下,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中国石油有何特殊的意义?

王宜林:当前,全球范围的确存在着“全球化”和“逆全球化”两种思潮的博弈。众所周知,中国坚定不移地奉行改革开放和走“全球化”的道路。2016年9月,习总书记在杭州G20峰会上表示欢迎世界各国“搭中国发展的便车”;2017年初,习总书记在达沃斯新年年会上为世界经济开出了“中国药方”。而“一带一路”倡议正是中国深度参与全球治理和中国药方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球经济遭遇“逆全球化”思潮挑战的关键时刻,“一带一路”建设倡议更加彰显其先进性、示范性。

对于中国石油而言,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油气合作还有以下特殊意义:

第一,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石油深入融入全球勘探开发市场、助力全球油气供应的需要。“一带一路”区内国家涵盖了中东、中亚及俄罗斯等全球性的油气富集地区,中国石油应主动作为,努力成为区内乃至全球油气市场的重要油气供应者。

第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是加强中国油气工业与沿线重点国家的优势产能合作的需要。中国现代石油工业虽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目前,中国石油工程服务和装备制造企业无论在工程技术标准设计建设能力、装备制造水平,还是在后续服务支持上,均有较强的比较优势,与“一带一路”其他国家的市场互补性较强,双方可以通过扩大合作获得共赢、多赢。

第三,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石油加大“走出去”力度、打造国际化经营“升级版”并加速成为世界水平跨国公司的需要。中国石油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其终极目标是打造“世界级”企业。我们具有20多年的国际化经营历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与经营活动也取得了较为丰富的经验,具有了一定的先发优势。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我们将顺势而为、主动作为,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市场主体,向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迈进。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倡议是我国的大战略,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大智慧,也是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的核心。对此,中国石油理应抓住机遇、立足当前、着眼长远,以“一带一路”油气合作推动跨国经营,力争早日将中国石油建成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

更多